性骚扰还是报警好

2829 期(2018 年 11 月 11 日) ◎ 城市心灵 ◎ 吴思源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性骚扰」(Sexual harassment)乃英文名词,首先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提出,泛指性暗示的言语或动作针对被骚扰的一方,令对方感到不悦。在中国人社会,近似的情况一般称犯案者为「猥琐」或「猥亵」;通俗一点就指他「咸湿」丶「下流」。但不论如何,这现象乃自古已有,受骚扰者当时可能因害怕或其他原因而哑忍,但若够胆或因受辱愤怒也有掌掴对方以至报警求助,而事实上有一条刑事罪叫「非礼」。

  但男女之间相处互动的界线很模糊,有时很难非白即黑,所以有负面的称谓如「猥琐」丶「淫亵」;也有正面的如「调情」丶「风流」。尤其在男女求偶阶段,跃跃欲试的成分高,就会出现试探性的「诱惑」(Seduction),例如言语的暗示以至某些装作不经意的动作。但又正如早前法国息影女星嘉芙莲丹露针对美国社会的Me Too运动时曾严正指出,男人对女性的追求,有时会失诸过火(如手段笨拙,说话不得体),但这乃求偶的自然过程,若立刻无限上纲至煽动性别仇恨,实属不幸。

  最近香港某福音机构就出现了Me Too事件,两位有高学历的大学女性学者,投诉多年前在该机构做义工以至任职期间,曾遭同部门一位男同工「性骚扰」,又指称当年曾多番向有关机构投诉,要求彻查及道歉,惟均不得要领。

  事实上「性骚扰」真的不客易清楚及客观界定,尤其是发生多年後,既无目击证人,又无现场录影,单凭一己之言实难「定性」。而且该两位博士级的女性学者,当年已是成年人,其中一位说是从内地来港读硕士。她们连续几年遭同一位男同工「性骚扰」而不作出反抗或反击,另一位还是今年看到别人的投诉才彷佛从睡梦中扎醒,惊觉自己也曾受辱。如此情节若受害人是稚龄女孩尚可理解,但发生在这两位高级知青身上,实在匪夷所思。

  话分两头,当年那位男同工未娶,两位女知青又未嫁,男的见猎心喜求偶心切未尝不是。若男的「样衰」不获青睐而仍死缠烂打,作出挑逗,那麽机构定性为「不恰当的男女界线问题」也不能说是错;若男的过了火位,作出猥琐行为,女的更不应哑忍,可直斥其非或立刻报警,方合乎常理。

  现在投诉更扯进涉案男人的家底和背景,彷佛暗示後台有人包庇,又有一批看不过眼的人加入联署声讨,真是愈描愈黑了。其实当年两女知青即时报警,若指控属实,男的非礼罪成,亦早已坐牢,大快人心了。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教会触觉】

【特稿】

【传道故事】

【信.道.灵.心】

【四环九约赏教堂】

【城市心灵】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记】

【画出深情】

【阡陌上的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