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届使命商道论坛
实践神学的社羣转化

2828 期(2018 年 11 月 4 日) ◎ 要闻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第七届使命商道论坛「实践神学的社群转化」由丰盛社企学会(FSES)丶使命商道论坛及香港浸会大学宗教及哲学系合办,已於十月二十七日在浸会大学举行,讲员在会上从实践神学探讨教会现况问题及解决方法。

  香港中文大学崇基学院神学院副院长(行政)关瑞文教授提到最近有研究报告指出,香港青年信徒认为本地教会较「离地」,教导过於着重知识及权威性,架构死板,过多礼节和规则,而国际教会则能提供较多的模式,包括平易近人的敬拜模式和较强的羣体意识,以致吸引青年人离开本地教会,转移到国际教会。

  他直言,七十年代的信徒已感到信仰与生活脱节,但当时社会风气简朴,教会只需把信仰浅层道德化就可以解决问题,例如不要打保龄球丶做生意要老实等,做个乖的基督徒。但今日社会变得非常复杂,例如面对贸易战丶政治丶住屋及前景等问题,更感信仰与个人实践脱节。

  关瑞文教授提倡进行实践神学运动,从神学读出现实的复杂性,并从现实悟出信仰的承载力,以寻找到实践的方向。关教授进一步解释:「所谓实践神学运动,说穿了就是以实践为志来做神学,同时锐意把实践扎根於基督教传统里面,以致能合宜地参与在转化人类社羣的工程中,愿上帝的心意行在地上。」

  他以马可福音十二章穷寡妇奉献的经文为例,教会多以此鼓励信徒要甘心乐意尽力奉献,但忽略经文前章是耶稣洁净圣殿,得罪以圣殿为生的宗教领袖,於是开始被领袖挑战,如应否纳税给凯撒。他解释该段经文,耶稣是直接责骂这班人侵吞穷寡妇家产,连养活的钱都落入圣殿管理者的手中,并且在十四章中预言圣殿将要被拆。

  「在今日的社会里面,会否有过分简化社会现况,我们要读出现实的复杂性,才能重新更新活化信仰。」关教授特别提醒信徒,要小心受社会上的意识形态所影响,因为信仰不应有任何社会论述可取替信仰,信徒应以批判的态度进行辨识。

  香港浸会大学宗教及哲学系郭伟联副教授回应时亦言,教会很多时以神学简化当下处境,只以「信丶望丶爱」作回应,认为这是创造超现实的方法承载生命,难以长远。今日青年信徒已表达不满足,他鼓励:「用神学观照人生或社羣问题,不要轻易放走它,要整全地看,让神学承载生活复杂性。」

  实践工作坊环节

  神学资源寻出路

  「今日神学缺少了一部分,会否就是公共神学?」研道社圣经研究及应用中心主任谢品然博士在实践工作坊上问及会众。他认为,教会之所以离地,是惯性用过去已发展的神学回应今日在地问题,惟只言「信丶望丶爱」也不够用,今日需要更多更新锐变,公共神学能向外理解现实处境,配合实践神学和系统神学,或许就是出路。

  香港浸信会神学院基督教教育助理教授佘枝凤博士不讳言,堂会领袖遇到问题时的解难方式多是直接归咎於信徒信仰浅薄,但实践神学往往不提供答案,而是透过聆听,从描述丶解释丶规范及践行四方面进行省思,其独特的起步点正是堂会领袖对难题不知所措之时启动。

  她以个案作例,有教会透过派发礼物帮助穷人,但後来事奉人员厌倦帮忙,令领袖束手无策。实践神学会先透过聚焦小组倾谈,找出几个事奉人员的共同点,如他们均认为贫穷人没有上进心,只倚赖救济;继而寻找有说服力的原因作解释,例如有书籍指出不少扶贫者都有相关想法,这源於对贫穷现象的偏差理解,期望自己像上帝,分享物资可以改善贫者生活,却不自觉带来伤害;贫穷人亦因而感到羞耻,延续贫穷,相反减少污名化才是有效的扶贫方法。

  「第三任务是重新思考堂会的职事目标与方向,是否系仍然是救济呢?」她续引述Bryant Myers的说法,信徒必须肯定教会并非扶贫组织,而是神国在世唯一的标记,教会所有职事都应以圣道为中心,扶贫应拨入教会恒常职事中。她强调作门徒应是教会任何社关职事的前设,信徒先要自觉是贫穷的人,才能以贫者的身分进入贫者的世界同行,「此种降卑的轨迹并非出於道德性,而是在基督的同在和扶持底下确认自己贫穷,以致能在教会与贫者关系中,展现基督中保工作。」

  香港中文大学崇基学院神学院副院长(研究及出版)叶菁华副教授指出,系统神学的主要任务是为着当今处境重新诠释传统,既忠於传统,亦适切处境。他说:「我们看圣经时都会戴着一副眼镜,那是已有的神学,特别是返教会有一段时间的信徒,潜移默化整理出一套『唔觉意』神学,并以此去理解圣经,以为是圣经原本的意思。」

  他提醒信徒要有整全的教会观,知道教会既是神的羣体,也是人的羣体,并且有不同的教制。除了使万民作门徒外,教会亦要延续耶稣的使命,靠着圣灵的能力,藉言语(宣讲丶教导)和行动(医病丶赶鬼),传扬天国的福音,彰显天国的临在。「在当代世界如何医病赶鬼?」他解释,除了鬼和污灵外,保罗书信提及「执政的丶掌权的」是魔魅权势,将来要被消灭。

  他引述,神学家田立克曾以魔魅概念,分析资本主义和民族主义对人类的影响,均是难为正邪分界,令人受捆绑失自由。叶教授直言今日社会亦有很多魔魅权势,例如怪兽家长的现象,他提醒信徒和教会要自我反思是否受魔魅影响,因属灵争战包括抗衡社会丶政治丶经济丶文化中的权势。「现实出现超越我们个人道德所能控制的事情,但有神学资源去理解,帮助我们盛载。」他认为教会回应今日当下问题,不能再单以个人道德层面作回应。

  他以其宗派的水礼礼文内容作结,「是否弃绝和拒绝与罪恶权势的一切联系?是否抗拒世上所有的邪恶丶不公义和压迫?」在问答环节时,叶教授特别提到历史上的香港基督徒和教会领袖有很多前瞻性行动,如建立卫斯理村回应住屋问题,社会服务联会及房屋协会等机构亦为基督徒所创立,以回应当时社会问题。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释经讲道】

【传道故事】

【信.道.灵.心】

【四环九约赏教堂】

【城市心灵】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教关爱心行动】

【明心见证】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记】

【画出深情】

【阡陌上的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