阐释君士坦丁在位时政策
反思对基督教发展的影响

2828 期(2018 年 11 月 4 日) ◎ 要闻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思道平台已於十月十九日,假香港浸信会神学院应用神学教育中心举办「君士坦丁对基督教发展的影响」讲座,香港浸信会神学院基督教思想(教会历史)教授吴国杰博士解说并分析君士坦丁所推行的宗教政策,及对基督教发展的实质影响。

  吴国杰博士阐述罗马君士坦丁信主的经过,指他曾得到异象和异梦,相信基督会保护其军队,结果他在西罗马帝国统一之战中胜出,并将这次战胜归功於基督教的神。於是,君士坦丁与盟友力吉纽共同颁报《米兰谕旨》,允许基督徒完全自由及不再迫害他们。後来君士坦丁与力吉纽爆发冲突,最终君士坦丁将其击败并统一全国。

  他特别提到《米兰谕旨》的重要性,谕旨中提到「⋯⋯为全民的益处,决议对神的敬拜,应为我们首先和最要关注的;基督徒和其他所有人都应有权自由遵从他们支持的宗教,好使住在天上的神可以祝福我们和所有在我们治下的人。」

  吴博士解释,在波斯丶希腊至罗马时期,当时的文化均强调神是军队的保护,所以谕旨提到为了王国的福祉丶安全及全民的益处,敬拜是最首先和最要关注的,目的正是为了得到神的祝福。至於在君士坦丁时期,由於他在战争中节节胜利,人民认为其信奉的基督教神明权能较高,因此才应当受敬拜。「可见他们的观念仍然不是忠於某一个神。」惟他强调,《米兰谕旨》虽然允许基督徒自由,但并非一面倒偏帮基督教,因为当时基督教只是由一个非法宗教变成合法宗教,即使谕旨中提及归还基督徒从前被充公的资产,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认清历史事实 分析其信仰历程

  谈及君士坦丁的信仰历程,吴博士认为他信主後仍以旧观念看基督教,例如他视神的功用为保守战争得胜,初期亦只视基督教的神为众神之一,因此在执政初期给予不同宗教同等地位,直到後来才逐渐坚定相信。

  第二,他混淆了基督与太阳神,因他自幼所拜的是太阳神,其记念硬币更长达十年仍有太阳神像,後来才逐渐认清分别。第三,他只关注政治稳定和神的保护,不愿为信仰牺牲太大,「有人说君士坦丁信基督教,因为基督教势力很大,这是不合乎历史的。因为基督教一直在罗马初期受迫害,虽然透过好见证,人数是有增长,但在君士坦丁时期,人数也只占10%左右,相反希罗异教则占了60至70%。」

  由此可见,君士坦丁虽接受基督教也不敢压制希罗异教,甚至他终生抱持异教祭司长的名号以控制之,惟最後发出多个异教活动禁令也无法执行,结果选择将帝都东迁,避免与希罗异教发生冲突。

  君士坦丁信主 影响基督教发展

  吴博士坦言,君士坦丁无疑给予基督教正面的待遇,如被收教产可获归还丶神职人员毋须纳税丶国家资助兴建教堂等,但重申这些全是一般合法宗教应有的待遇,并非特别优待基督教。

  不过,君士坦丁信主後确实为基督教带来影响,例如基督教被视为得胜宗教,教会地位因而上升;但同时大批没有真心悔改者涌入,信徒质素开始改变,也被异教习俗渗入教会,如烧香及节期等,礼仪上慢慢改变。此外,教会也被政权要求统一教义及体制,「因为皇帝要求宗教支持政权,如果宗教分裂,自然不会令政权稳定,所以要有统一立场。」不同教会本来各有立场,结果被统一後失去多元性。

  政教合一主义 分析个中利与弊

  他续探讨政教合一主义的危机,他认为随着不虔的信徒加入,世界的习俗入侵教会,信徒容易由追求忠心於主,变成追求权势利益。此外,教会也因被要求统一而失去多元性,结果容易被政权控制,就如希特拉时期部分德国教会一样。

  然而,政教合一也有其优点,他举例指西欧曾被日耳曼蛮族瓜分,当时蛮族中最强的皇帝带领臣仆一起领洗归信,其他蛮族不想与之冲突也纷纷接受基督教,因此若非政教合一,基督宗教可能从此在西方消失。

  政教合一亦为改革家提供了改教的空间,他称不少改教先锋下场惨淡,马丁路德同样被判罪,幸好有诸侯保护他,否则宗教改革根本不能成功推展。至於近代,他提到政教合一能有效增加宣教的成效,如不少宣教同工转为向伊斯兰部落首领传福音,若他决志便不会阻止或追杀归信的族人,甚至整个部落也与他一起信主。「这某程度上是政教合一,当然不能只停留在这阶段,最後也要将教会及政权抽离,保持一个健康的距离,以致教会可维持对神的忠信,但初段在某些关键环境则不能完全将这情况切割。」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释经讲道】

【传道故事】

【信.道.灵.心】

【四环九约赏教堂】

【城市心灵】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教关爱心行动】

【明心见证】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记】

【画出深情】

【阡陌上的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