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古教堂在坟场

2825 期(2018 年 10 月 14 日) ◎ 四环九约赏教堂 ◎ 区伯平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检视黄泥涌道沿路上的坟场带 (cemetery belt),总会感觉到一项奇诡的缺漏。既然差不多主要的宗教都各自拥有本身的专用坟场,怎麽偏偏就是基督新教却没有?至於道教丶佛教;啊,那些参与的都是华人来的。那时的华人思维都注重回乡归葬,极力避免凄酸地葬於异地;因此没有佛道两教的专用坟场,并不足为怪。可是,基督教是英国的国教;在英国占治的地方,让其他宗教设立坟场,却独欠基督教坟场,确是奇事。

  黄泥涌的「香港坟场」,建於一八四五年,是第一个由政府直接开设的坟场;因此用得上「香港坟场」这个名称。然而英国占治香港之初,殖民政府虽然积极建设维多利亚城,却到底人力非常有限,各方面的市政工作未能事事直接管办。这座坟场的日常管理工作,以及葬礼的执行,就委托了教会来主理。因此「香港坟场」早年是由圣公会主理的。

  事实上,当一八四五年设立坟场时,就同时在坟场内建造一幢教堂,以便举行礼仪。这幢坟场教堂固然不是一般传道用途的教堂,却是香港现存的丶历史最久远的一幢教堂。(比一八四七年落成启用的圣公会圣约翰座堂还要早两年。)基督新教的多名拓荒宣教者都葬在这里;包括信义宗的郭士立 (Karl Gutzlaff),崇真会的韩山明 (Theodore Hamberg),浸信会的何显理 (Henrietta Hall Shuck)。现时教堂已经列为香港一级历史建筑。

  由於委托教会管理坟场及主理葬礼,甚至建造了教堂,因此「香港坟场」的运作差不多等同一处基督教坟场,至少表面如此。当初,坟场只接受外籍人士下葬;来自欧洲及北美洲的,自然大多是基督信徒。其实在此下葬的,也有不少东正教信徒;在坟场的一个角落,更葬有一批日本人。直至一九一三年,「香港坟场」才接受华人下葬。

  至於华人信徒的坟地,最早在一八五八年设於西营盘的山坡上;後来由於维多利亚城的扩展而迁离。至一八八二年,政府批出香港岛西部城外的一片山坡,让几个宗派合作设立基督教的坟场;这处就是发展至今的「香港华人基督教联会薄扶林道坟场」。「联会」在设立坟场三十多年之後的一九一五年成立,当年开始接办这处坟场;那时黄泥涌的「香港坟场」也渐渐接受华人下葬了。

  区伯平 (撰述丶绘图及拍摄)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释经讲道】

【传道故事】

【信.道.灵.心】

【四环九约赏教堂】

【城市心灵】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记】

【画出深情】

【谁明宣子心】

【阡陌上的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