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恕与愤怒

2824 期(2018 年 10 月 7 日) ◎ 信.道.灵.心 ◎ 周立群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自从家父於六月初离世後,现处於哀伤期的我,开始疏理自己的情感,在整理的过程中,我都会写下自己的体会,所以读者不难发现,我所写的每一篇文章也涉及我与父亲的关系,一来帮助我疏理自己的情感,二来也向我的读者开放,期望你对我多一点认识,也多一份同行的感觉。 

  今期的主题是谈宽恕。首先我不想从理论的层面去谈论,也不想从阶段性,例如五个阶段的过程去谈论,我不说得这些没有价值,只是认为这些理论及阶段不一定适合每一个人,也不一定要度过这些才能达到宽恕之境。相反,停留在某些阶段可以有着更深的经验或体会。如以往一样,以下的分享同样都是讲经验丶谈体会。

  有一次因为父亲处理家事不公平的缘故,我们约在酒楼里面谈,而说了几句「豪情壮语」,他说:「我是潮州男人,男人是一家之主,所以他可以做任何决定而不需要询问他人」,说完之後就走了。我当时感到愤怒,对他表示我的不满 (一边讲,一边追着他)。自此之後,奇妙的事情出现了,甚或我的愤怒让他知道了,他开始有一些软化,但碍於面子问题,他是不会认错的(潮州人嘛)!从那时起,饶恕已经展开了,愤怒过後,平静下来,从他的角度看问题,我对他有着多一点体谅,也多一分尊重吧!

  

  笔者只想指出一点,在宽恕的过程中,愤怒是必然的情绪。不过,如果愤怒的意义就是要报复,其内涵就是对方的痛苦的话,这绝不是宽恕的真义;而且,如果一定要对方认错,才能交换饶恕放弃愤怒报复,这只是一种「交易式宽恕」。芝加哥大学法学院暨政治系讲座教授Martha. C. Nussbaum 在其着作《愤怒与宽恕 (Anger and forgiveness) 》一书中指出,这种交易式宽恕其实只是一种自我伤害的过程(我要你道歉,你不道歉我就⋯⋯),当然这就谈不上无条件的宽恕了(unconditional forgiveness)。

  一个人生气了,最直接的反应当然是表达出来,讲出自己的不满,这并不是坏事,只要不是心存怨恨,存心要报复,怒气本身是没有问题的。正如电影《天堂小屋》(The Shack)的主角麦克(森禾霍顿饰),他对自己的际遇(女儿被杀害)心存愤恨,不只愤怒凶手,还愤怒自己,最终也愤怒上帝;然而,表达过後丶愤恨过後,心灵医治过後,再修和与家人的关系,最终就得着释放与自由的生命,所以我相信「宽恕」与「愤怒」是离不开的,两者有着唇齿相依的关系。 

  从灵修的角度看,在依纳爵的灵修中,「与主的关系」一词并不单指人跟主的关系,还应该包含了人与其他人的关系,共勉之。

  周立群(道风山基督教丛林灵修导师)

【要闻】

【教会之声】

【释经讲道】

【培灵奋兴大会 专辑】

【《和合本》圣经百周年纪念系列】

【传道故事】

【信.道.灵.心】

【四环九约赏教堂】

【城市心灵】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记】

【画出深情】

【阡陌上的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