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的孤单

2821 期(2018 年 9 月 16 日) ◎ 谁明宣子心 ◎ 莺莺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当女儿一岁时便被我们带了去宣教工场生活和成长,直至她十七岁高中毕业後才离开我们所事奉的工场往美国升读大学。由於我们早期的事奉地点是非常荒芜偏远的地区,当地没有合适的学校给女儿入读,所以我们便留女儿在家接受家庭教育。

  起初那几年女儿很享受我们是她唯一玩伴的角色。大约到她四岁左右,在我们家附近约一小时车程的地区来了一个纽西兰籍的宣教士家庭。这个家庭有三位年约两至六岁的孩子。由於我们的居住地方没有食水供应,所以每两至三个星期我们便带着几个大型水桶到他们的家取水回家用。即使每次逗留时间不长,但女儿也非常享受与这家孩子们相聚玩乐的时间。特别是在每月一次的宣教同工祈祷日,女儿都能尽情地与她的小同伴们一起度过快乐的一天。

  只可惜好景不常,这快乐的时光只维持了约三年时间。由於教育上的需要,这个家庭决定返回家乡,让孩子们可以接受更合适的教育。小同伴们的离开,对我们的女儿来说是一件非常难过的事。可是年纪轻轻的她并不晓得如何表达她内心的感受,而我们也没有察觉她这方面的情绪需要。直至有一次宣教同工祈祷日,当我们如常地与其他宣教同工一起相聚时,却发现她静静地蹲在沙地上饮泣。当我们问她为甚麽哭时,她也说不出原因来。相信当时只有七岁的她也不太明白自己为何会这麽不开心。

  直至我们回港述职时,有一位心理学博士在替我们一家做述职心理评估时,透过女儿所画的一幅图画,告诉我们女儿其实感到很孤单,很需要有自己的朋友。这时我才明白为何她会在祈祷日饮泣。她实在舍不得与她非常要好的同伴们离开。我在想,在这个宣教士家庭还没有出现前,女儿并没有这个孤单感。我们是她的最佳玩伴,我们与她一起唱儿歌丶读故事书丶打球丶看卡通片丶玩沙等等都充满了欢乐。即使是在祈祷日只有她一位小朋友,她都自得其乐,也能享受与其他成人们的交往。但自从她开始有与自己年龄相若的朋友们游玩的经历後,情况便显得不再一样了。身为父母的我们已经取代不了她与朋辈一起玩乐的感受和体会。

  虽然女儿在家庭教育的学术能力方面有非常好的表现,但为了满足她在情绪上需要有自己同辈的社交环境,即使我们甚为不舍,也只好在她八岁时,经她的同意和渴想下把她送到离我们事奉地区有十多小时车程的差会寄宿学校读书。由於那学校是我们差会每年开宣教年会的地方,女儿已经非常熟悉那里的环境,加上在每年的年会中有与年纪相约的同差会小朋友一起玩耍的良好经验,在第一天送她去学校开学时,当办妥一切事情而我们要离开时,她已经与学校其他小朋友不知去了哪里玩了。当然,新鲜感过後,她又要面对另一个难受的事情,就是当有需要时最亲爱的父母却不能伴在自己身边,这也使她在夜阑人静,睡在床上时因挂念父母而再次饮泣起来⋯⋯!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传道故事】

【信.道.灵.心】

【四环九约赏教堂】

【城市心灵】

【平视人生】

【广荫颐养】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牧心世情】

【牧者心声】

【生命同行札记】

【画出深情】

【谁明宣子心】

【阡陌上的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