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护受委屈

2821 期(2018 年 9 月 16 日) ◎ 城市心灵 ◎ 吴思源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学护具恻隐之心,回应病人亲属呼求,二话不说替病人抽痰,该名病人後来离世(死因有待调查),而学护却被院方指责违反指引,指引说学护抽痰必须有注册护士在旁。

  写此指引的人可谓「坚离地」,现时公立医院病房已人满之患,收病人又没有上限,医护人手严重不足,护士每日要服务的病人不胜其数,试问紧急关头又何来注册护士及时「有空」在旁督导小学护抽痰?

  据该病人的亲属说,病人患喉癌做手术後,常咳不出痰涎,而多次替他抽痰的就是该位学护,每次都是她一个人在做,根本不可能有注册护士在旁「督导」。

  七丶八十年代香港的医院病房也很挤逼,走廊摆满帆布床,但管理运作却实事求是,较少不切实际的「指引」。当时的学护采用「学徒制」,入护士学校八星期就即到医院落手落脚去做,输血丶抽痰丶换喉丶吊盐水丶洗伤口,以至包尸一脚踢,全部都是边做边学,病房的注册护士可以教你,高ㄧ两班同样是学护也可以教你。

  现时学做护士要升呢入大学,督导学护抽痰,要跟从甚麽甚麽指引,结果一些护士在学几年只读理论,十指不沾阳春水,看见粪便和血立刻弹开,叫低端的阿婶去理。而这种尚空谈欠实践的教学法,只成就了一班教授和官僚。

  结果受害的是病人,当然也包括这位心地善良丶见义勇为的学护。

  学护呀学护请不要灰心,昔日南丁格尔也曾受过委屈,但後人尊敬的只是她。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传道故事】

【信.道.灵.心】

【四环九约赏教堂】

【城市心灵】

【平视人生】

【广荫颐养】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牧心世情】

【牧者心声】

【生命同行札记】

【画出深情】

【谁明宣子心】

【阡陌上的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