牢笼中的男人

2817 期(2018 年 8 月 19 日) ◎ 阡陌上的邂逅 ◎ 黎海华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不论我到哪里,心里始终有一座牢笼。」(卡夫卡)

  卡夫卡终其身在捷克劳工意外保险局工作了十四年才离职,後因健康恶化,两年後去世,享年四十一。

   一个年轻人曾因卡夫卡在他面前替办公室一位同事说好话,表示不满:「对你而言,他完全是个异类,是笼子里的一头怪兽。」卡夫卡强压怒气:「你错了!关在笼子里的是我,不是他。不只在办公室里,我根本无所逃於天地之间。不论我到哪里,心里始终有一座牢笼。」有一段时间,他下班後都在木匠那里上课。刨光木头的气味丶锯子的低吟丶铁锤的敲打声,都让他心醉神弛,认为世上没有比单纯的手作更美妙的事了!他也在田里和苖圃干活。他梦想到巴勒斯坦去当个农夫或木匠。卡夫卡骨子里是个诗人。他愿意为那无入而不自得的生活而放下一切。「我却让生命淹没在办公室的尘务里。」

  一天这个年轻人陪卡夫卡散步,谈论某个作家是否模仿卡夫卡的小说《变形记》。卡夫卡说:「没这回事,那是时代问题,大家都抄袭自它。每一个人都活在一座牢笼里,到哪儿都带着它,人们才会写这麽多关於动物的故事。那透露了人们向往自由而自然的生活,即人性的生活。人们却视而不见。」「混在人羣里鱼贯穿梭在城里的街上,赶着去上班丶吃东西丶找乐子,和在办公室里的牢狱生活没甚麽两样。没有惊奇,只有各种惯例丶表格和规定。人们害怕自由和责任,这就是为甚麽他们宁可躲在自己打造的牢笼里。」原来牢笼是时代的符徵(sign)。

  卡夫卡画作《牢笼中的男人》原为《饥饿的艺术家》其中一幅插图,小说主角为了表演饥饿被锁在笼子里。卡夫卡在他生命最後阶段修订完这篇小说时,已是泪流满面。画作笔触简洁,却极富想像空间,勾勒出牢笼中的男人四面被困,颀长的身躯却冲破牢笼,挺立於天地之间。肉身受限,创作的心灵却得以脱离桎梏,活跃在属於他的自由空间里。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释经讲道】

【传道故事】

【信.道.灵.心】

【四环九约赏教堂】

【城市心灵】

【平视人生】

【广荫颐养】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记】

【画出深情】

【谁明宣子心】

【阡陌上的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