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应笑我—悼严以敬

2817 期(2018 年 8 月 19 日) ◎ 城市心灵 ◎ 吴思源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香港着名艺术家丶漫画家严以敬先生八月十一日在美国洛杉机家中安详逝世,享年八十五岁。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严先生在跑马地黄泥涌道口曾开设「传达书屋」,五百馀方呎的小宅,前铺後居,除有小画廊,也有书室,专营销台湾书籍。笔者当时刚升上大学,也颇文青,数度慕名拜访,买了些殷海光丶黄春明丶李敖等的作品。如没记错,林燕妮的首本袋装书《懒洋洋的下午》,我也是在那爿书店购买。

  严先生是位率性自然丶有话直说的艺术家。在风起云涌的七十年代,他尤擅长以水墨作政治漫画,画风凌厉,人物造型鲜明突出。那日子彷如香港的文艺复兴年代,言论自由,从无禁区,左中右派各自表述。严先生的画作刊登於当时的大报如《天天日报》及《快报》。犹记得有日《快报》在头版登出他讽刺「文革」的政治漫画,可见他当时艺术生涯如日方中。

  但他没因而恃宠生骄,笔者八十年代初任《突破》杂志总编辑,找严先生替杂志写漫画,每月一幅,他爽快答允,且不过问稿酬,如此一写几年,直至他移民美国为止。

  一九八四年,政治大气候改变,香港步上回归之路,严先生开始对政治漫画感到厌倦,自嘲「不能成龙,只好成虫」,遂以「阿虫」作笔名改画人生励志的心灵鸡汤式水墨画。 二零零二年他曾回流香港,在中环阁麟街开设画室,但不能负荷高昂租金,六年後结业。未几他又在上环西港城租一摊位售画,我最後一次见严先生就在西港城,他说还记得我和苏恩佩的名字。

  严先生的父亲严南方曾写有一本故事集《假哑巴》,书内的插画全由严先生画。他在序言中留下这段罕有的文字:

  「虽然接受学校教育的时间很短,不过我很幸运我有开明的父母,他们对子女从不哆嗦,但闲话中不断的告诉了我们许多生活经验和做人的道理。父亲曾说过一句话令我终身受用不尽,他说,教育的意义是明理,如果做人不明理,那麽算是白念了,这句话对我影响很大。」

  多情应笑我。严先生是位有情人丶多情人,对父母如是,对朋友也如是。他那拙朴的脸容,永远笑面迎人,十年多前在西港城的一会,我永留在心。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释经讲道】

【传道故事】

【信.道.灵.心】

【四环九约赏教堂】

【城市心灵】

【平视人生】

【广荫颐养】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记】

【画出深情】

【谁明宣子心】

【阡陌上的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