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生之勇气

2817 期(2018 年 8 月 19 日) ◎ 教会之声 ◎ 陈培德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月前,屯门发生三尸命案,二十三岁刚从大学毕业,在家排行第二的幼女,疑难抵严重湿疹折磨,弑双亲後自杀。再日前,十五岁便透过歌唱组合出道成名,後拆夥「单飞」推出唱片,去年更经历了同性婚姻的唱作女歌手,疑因饱受躁郁煎熬,在其位於跑马地寓所高处坠下,结束了三十二年宝贵生命。两件事都震惊着港人心弦!

  虽然香港报业评议会於二零一三年发布了《处理自杀新闻守则》,其中一条是:「避免揣测自杀原因,或将自杀原因简单化。」然而,上一段文字若去除了「疑难抵」和「疑因饱受」的简单原因,就会变成自杀没有理由,故事没有结局的事件。亲戚和挚友仿佛都成了没有多大关系的路人甲。这正是笔者心中挥之不去的疑窦:生命的真实意义是甚麽?为甚麽有人尚在年轻时会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本文也无意为这两则事件理出个头绪始末。

  西方思想固然深受基督教文明影响。不过,在西方很早便有厌世的思想和哲学。公元前五世纪古希腊剧作家索福克拉斯(Sophocles)曾留下名句传世:「人生最好是没有出生,次好是早死。」近世叔本华和应着说:「死亡应视为生存的真正目的。」卡缪更认为:「只有一个认真严肃的问题,那就是自杀。」而卡缪最经常挂在口边的玩笑却是:「我应该自杀还是喝咖啡?」

  翻开祁克果的名着《非此即彼》(Either/Or),其中有分析谁是「最不快乐的人」的段落。祁氏讲了一个故事,话说英国某坟场有个无名氏墓,墓碑只写上「最不快乐的人」字样。後来棺木被打开,既没有发现尸体或骸骨,只是空空的。祁克果解释:人要快乐,必须「活在当下」(present to himself)。可是有两种最不快乐的人,他们不能活在当下:沈溺於希望的人和沈溺於回忆的人。他们就是不能死去,既没有死去又何来尸骸?

  基督徒常被教外人士取笑,是典型「沈溺於希望的人」和「沈溺於回忆的人」。前者他们把目光放在死後上天堂,享永恒福乐。为此,活在「当下」人生反被他们视为永生的序曲,对死後能否上天堂感到幻得幻失,营营役役。後者则整天沈醉於回忆昔日光辉,又哀悼已逝的美好日子一去不返,毕生都在缅怀。最不快乐的人,必然是兼备两者之短的「活死人」!

  基督徒既活在当下,就要明白存活原来比死去更需要勇气!田立克在《生之勇气》(The Courage to Be)结尾时写上他的重大领悟:「生之勇气乃根基於上帝,祂是那位已在疑惑的焦惧中消失时,出现的上帝。」我们当勇敢活着!

  陈培德(德慧文化执行长)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释经讲道】

【传道故事】

【信.道.灵.心】

【四环九约赏教堂】

【城市心灵】

【平视人生】

【广荫颐养】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记】

【画出深情】

【谁明宣子心】

【阡陌上的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