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外国教会经验
应对防止类似事件

2815 期(2018 年 8 月 5 日) ◎ 教会触觉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教会性骚扰事件暂时虽未有大型的量化调查数字,但最近一连串报道却敲响了警钟,让教会检讨现行的防治性骚扰政策,同时反思对相关事件的处理手法。香港教会更新运动总干事胡志伟牧师分析,性骚扰个案出现在教会的原因,在於教会文化从不提及此类事件,当疑似个案出现时,往往不知如何处理,甚至认为受害者「过度敏感」。此外,「好人文化」亦是主因之一,会众期望教会内人人都是好人,加上教会提倡爱与宽恕的文化,有时变相助长和包庇了加害者。「有些人是长期在教会『猎食』的加害者,外国研究指出,某程度上这些是病态⋯⋯已成为沈溺行为,要不断做才能得到『性』方面的满足和快感。」因此如不尽早处理,教会将出现更多受害人。

  他又留意到,堂会应对性骚扰事件或会作出不适当回应,最常见是全面否认或隐瞒事件,或要求加害者与受害人不恰当地复和,甚至两者都「被安排」往新堂会等,一切均须保密进行,因堂会或机构声誉大於一切。他以美国柳树溪社区教会主任牧师海波斯性骚扰个案为例,报道揭发其丑闻後,海波斯及教会均否认有关事件,直至多名受害人提出证据,教会才公开致歉及认错。该教会的处理手法亦不恰当,如教会长老团早於数年前已得悉有关投诉个案,却不查问受害者姓名,调查马虎;甚至在调查期间,海波斯竟继续为受害人进行辅导,可见教会轻率处理事件。

  胡志伟牧师早前於香港教会更新运动网页撰文,提到当堂会遇到疑似性骚扰个案,应参考外国教会经验与相关政策,综合出「制定政策」丶「提高警觉」丶「举报机制」和「重建信任」四大方向。首先,他呼吁堂会必须尽快制定防止性骚扰政策,说明投诉流程及通报机制,并强调「保护弱小」是这些政策的首要考虑,因此凡有儿童活动的场所,必须制定「健康防线」(safe boundaries)及要求工作人员恪守。他分享外国经验,所有儿童活动必须有两至三名成年义工在场丶在外住宿活动亦要有男及女导师在场丶一位男士不能单独与任何性别的儿童共处一室等。「有政策不代表教会不会发生事情,但制定政策是告诉弟兄姊妹,现在已有举报机制,也让加害者知道在教会性骚扰的难度增加了。」

  第二是「提高警觉」,他建议堂会要关注内部的性教育,每年至少举办一次「防止性骚扰」的讲座或工作坊,有助同工与信徒提高相关意识。此外,由於大多数性骚扰个案来自与受害者相熟人士,堂会要教导信徒有「健康的怀疑」,以理性和常识判断人与人之间的正常交往,对於貌似属灵而强调过多身体接触的做法,信徒应断言拒绝。

  第三是「举报机制」,他指案件若涉及堂主任或机构主管,董事会难以作出公平调查,此类案件可交予独立第三者调查,如神学院或教新等。如个案涉及「强迫进行性行为」,堂会需承认没有足够知识和经验处理,应建议受害人尽早报警求助。他表示,教会往往抱着「家丑不外传」心态,维护涉事堂会领袖的面子和名声,结果举报者受辱後,只能另找渠道公开事件,造成更大伤害。「当教会不正视时,受害人一定会到外面举报,我们不可以指责受害人破坏教会名声,因为加害者已破坏了教会名声。」

  最後是「重建信任」,他坦言任何性骚扰个案必然令教会声誉受损,当事件涉及高层领导时,更有可能带来分化,整个教会羣体须在上帝面前认罪悔改,但重建信任是漫长的历程,不能勉强加速。至於善後处理方面,他认为教会应辅导受害者,重建他/她对上帝的信靠及教会领袖的信任;涉事牧者或领袖则应停职及暂停事奉,直至确定事件与牧者无关,才作复职安排。惟他强调,在公义未彰显前,教会切忌要求不恰当的复和关系,如要求受害人宽恕加害者是不智做法。「教会内不要只谈宽恕与爱心,更要讲公义的彰显⋯⋯在受害人身上如何彰显上帝仍是公义的主?」

  (香港教会更新运动总干事胡志伟牧师在交流中分享)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教会触觉】

【传道故事】

【信.道.灵.心】

【四环九约赏教堂】

【城市心灵】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记】

【画出深情】

【阡陌上的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