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栅笼子

2811 期(2018 年 7 月 8 日) ◎ 阡陌上的邂逅 ◎ 黎海华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我始终坚持拥抱写作,还拥抱属於它的那份孤独。」(卡夫卡)

   「我精力完全集中在写作上。我所拥有的精力如此之少,只勉强够用在写作上。」写作成为卡夫卡灵魂呼吸的管道。

  《饥饿艺术家》主人公也把所有精力放在饥饿艺术的表演上。人们聚在铁栅笼子前,观赏激情高涨。每次表演为时四十天。他穿着黑色紧身衣丶面色苍白丶瘦骨嶙峋丶肋骨条条可见。对观众而言,他不过是调笑取乐的对象。让他痛苦不堪的是,夜间轮番看守的职员怀疑他伎俩高超,歌唱同时也能往嘴里塞食物。他宁可跟他们插科打诨让他们醒着,以便证明他没食物可吃,他的表演是无与伦比的。更令他痛苦的是,四十天结束,自己处在表演最佳状态,甚至还未到最佳状态,人们却要剥夺他更上一层楼的权利。他本该吃饭,但他一想到食物就要作呕。许多年过去,没有人把他当回事。他渐被寻欢作乐的大众抛弃。经理带他游历半个欧洲,全属徒劳。他就去受雇於一家大型马戏团。他被放在兽栏近傍,众人都挤向野兽去了!日子一天天过去,铁笼子引起一位主管注意,他用一根棍子朝稻草捅了捅,才发觉底下有个人。那人气若游丝地说,他不得不饥饿,因为干不了任何别的事。「我找不到我喜欢的食物。如果我找到了,相信我,我会像你或其他任何人一样大吃大喝。」他的结局是连同铁笼子里的草一起给埋掉了。笼子里放进一只年轻的黑豹取代他,成了观众的宠物。

  卡夫卡在他的时代是否找不到令他喜欢的「食物」?他仍坚持用笔传达他所处的时代与人们灵魂的偏差。饥饿艺术家是殉道者抑或小丑?这表演令人发噱又令人感到悲凉。主人公以饥饿为生,充满反讽。卡夫卡处身於政治经济文化皆面临剧变与崩解的年代,黑暗中洞视一切,「被迫在不幸时代的严寒里出逃」,让自己成为一台戏,给当代和後世观看。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传道故事】

【信.道.灵.心】

【四环九约赏教堂】

【城市心灵】

【平视人生】

【广荫颐养】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记】

【画出深情】

【谁明宣子心】

【阡陌上的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