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说鸟巢

2811 期(2018 年 7 月 8 日) ◎ 心灵絮语 ◎ 李碧如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早前曾写过公园里红耳鹎建巢毁巢的事,想不到还有下集。过了一段日子,偶然抬头,发现鸟巢竟又重建起来,差不多天天站在树下运动,究竟几时复建?为何原址复建?一切无声无息地进行,真是神奇。

    这次建巢位置比上次隐秘,但从树下仰首,仍能看到蹲在巢内的母雀,它把长尾巴伸出巢外,尾巴末端有两个白色圆点,似是瞪着的一双大眼睛,大概要吓唬其他动物。那红耳鹎动也不动,看来应该正在孵蛋。为免惊扰,运动时故意远离树下,只隔远观察。

  每天,母雀都蹲在巢里,附近有另一只红耳鹎站在树顶了望,看来应是公雀在护衞吧。母雀蹲得累了,有时会离开鸟巢站到树枝上伸伸腿,有时在鸟巢附近飞一阵,那几天天气特别炎热,天文台说是少有的五月炎夏,在那麽炎热的日子蹲在巢里孵蛋,想必是辛苦的。不种不收的鸟儿,却懂得为繁殖下一代忍受日晒雨淋,造物奇功能不叫人赞叹!

  不久,母雀离巢了,却仍不时飞回巢边,看来小鸟已破壳而出,鸟妈妈正在觅食喂哺小鸟。鸟巢设计得很隐密,站在树下无法看到巢里情形,真想借把高梯去偷窥,不过,鸟妈妈一定会为保护下一代而跟「敌人」拚命的,还是不要打扰人家照顾初生小鸟的好。

  接着几天,下起连场大雨,黄雨红雨齐来,无法外出运动,不禁惦念起初生的小红耳鹎,小家伙能够抵受风急雨骤的坏天气吗?等天气放晴,再到树下一看,鸟巢已拆,三只红耳鹎在树上啁啾。临走前,小红耳鹎飞到树下,让我看清楚它跟爸妈不同的短尾巴,然後,鸟爸鸟妈就带着小鸟飞向远处。生命,能够这样延续,实在美好。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传道故事】

【信.道.灵.心】

【四环九约赏教堂】

【城市心灵】

【平视人生】

【广荫颐养】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记】

【画出深情】

【谁明宣子心】

【阡陌上的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