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的故事

2811 期(2018 年 7 月 8 日) ◎ 明心见证 ◎ 陈倩明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趁着假期,去怡保一趟,在当地的营会中分享信息。营会的同工从吉隆坡驱车把我载送到怡保,行经马来西亚着名的南北大道,没有交通阻塞的时段,差不多二至三小时就到。当汽车渐渐远离繁荣的吉隆坡,怡保的山区就开始涌现在四围,令人顿时身心舒畅。怡保的山是灰岩山,山脚总像是乾乾灰灰的,这大概是灰岩山特别的外貌。这惊鸿一瞥,令我想起我曾经见过的几座山,原来各有千秋。

  在砂拉越古晋,有着名的山都望山,这山是热带雨林,常年雨水充沛,树木茂盛,更是旅游热点,吸引很多爬山人士。每次坐车前往古晋,山就在我的前面,既雄壮又温柔,仿佛提醒人们,快来投进它的怀抱吧。位於沙巴的神山更不用多说,这山又称中国寡妇山或京那巴鲁山,海拔4,095.2米,是东南亚最高峰,它总是披着一脸神秘的面纱,让登山爱好者都很想征服它,而我只是在它的脚下曾经流连,已经无法忘怀。

  纽西兰的山水知名度高,美不胜收,也有很多不同的山。给我印象最深的是那些坐落在火山地带,没有甚麽树木的山,看上去光秃秃的,但却别有一番滋味,既有沧桑的美,又有奔放豪迈的感觉。美国的地理环境广大,各州气候大不同,山的外貌当然也会截然不同。我只去过两个地方的山,一是科罗拉多州;另一个是田纳西州。羣山云海,它们的景观就像海报或宣传画般,美得好像不是真的,却又是千真万确,汽车走的每一条路,每一个弯都可以令人惊艳,那些登山的日子,我是惊呼连连。

  再回到香港,这个孕育我长大的地方,有一座山名叫马鞍山。顾名思义,远远看,它就像一个大大的马鞍,贴在高楼大厦的背後。每次回香港,我都找机会凝视它,而它总是默默的回望过来,好像父亲在等待那些疲倦的游子回家。

  每一个山的神态和外貌都有别,若非大地摇动,它们会峨然矗立,直到地老天荒。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传道故事】

【信.道.灵.心】

【四环九约赏教堂】

【城市心灵】

【平视人生】

【广荫颐养】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记】

【画出深情】

【谁明宣子心】

【阡陌上的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