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的膀臂缩短了吗?

2811 期(2018 年 7 月 8 日) ◎ 城市心灵 ◎ 吴思源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甫接到一位医院院牧的来电,说医院来了一位快要接受引产手术的孕妇,她怀孕只有十七周,但最近一次产前检查发现胎儿患有某种很严重的毛病,医生忠告最好立刻终止怀孕,否则连母亲的性命也可能不保。

  院牧说这对夫妇很哀伤,又感到十分内咎,因为觉得若终止怀孕几等同堕胎,彷佛亲手杀害了腹中的小生命。他们几经挣扎才决定接受终止怀孕,但又央求院牧为死去的胎儿祈祷,这位年轻的院牧也许没有这方面的经验,经人转介就致电找我帮忙。

  在众多丧礼之中,最伤感的莫如为婴儿以至未出生的胎儿办理丧礼。躺在童棺里面的小生命,本来是背负着人类最大的希望与期许。父母及众亲友欢天喜地的寄以厚望,期待这个小生命为家庭注入新的动力,添加喜乐。可惜小生命不幸夭折了,或者因为人掌控不了的原因而不可以生下来,这为家人带来莫大的悲恸,使他们感到最深沈的痛苦。

  每次在礼仪上看见失去婴儿(或是胎儿)的父母,我都感受到他们的悲苦。他们多数很年轻,做父亲的仅三十出头,做母亲的也许才二十馀岁。他们年纪如此轻就经历丧子之苦,有的婴儿未诞下就流产或要接受引产,其内心的苦痛或自责实不足为外人道。

  如何为这些不幸的父母祈祷?又如何为这些夭折的胎儿或幼婴祈祷?自问我为此挣扎了好久。我内心也曾纳闷,善良而仁慈的上帝怎麽会允许这些事发生?圣经不是说上帝是我们的山寨,是我们的避难所,是我们随时的帮助?但为甚麽在无辜小生命夭折的事情上,祂却似乎袖手旁观?

  负载着一个又一个的问题,我仍然要走到失胎父母的面前,恭敬地站到礼仪桌前,诵念预早写好的祷文。上帝的膀臂一方面好像是缩短了(起码我是这样质疑),但出自内心和由衷的慰问和代祷,又如此奇妙及真实地化为上帝的膀臂,为哀伤者带来力量。

  这也许就是丧葬牧养必然的吊诡(paradox):同时看到上帝的自我限制和大能。我收拾好无奈的心情,把院牧告之失胎夫妇的电话号码输入我的手机,这巳是我两个月来的第五宗个案。此刻我只知道,我是无用仆人,所要做的只是我应当做的。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传道故事】

【信.道.灵.心】

【四环九约赏教堂】

【城市心灵】

【平视人生】

【广荫颐养】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记】

【画出深情】

【谁明宣子心】

【阡陌上的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