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文本与处境出发
重构圣经世代意义

2811 期(2018 年 7 月 8 日) ◎ 要闻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基督教文艺出版社已於六月三十日举行「圣经与当代世界系列」信仰文化讲座第二讲,由香港中文大学崇基学院神学院助理教授叶汉浩主讲「圣经X新世代」。他直言有人认为圣经与时代并不相关,但亦有因误解经文变得过於相关,信徒作为时代的圣经诠释者,有责任重构圣经对当下世代的意义。

  「每个时代都有其问题等待回应,首要知道回应的是甚麽时代。」他指,今日是充满操控丶充满标签丶个人主义主导的时代,社会已有既定意识形态让我们跟随,个人主义亦令信仰停於个人得着丶感受良好,而落入危险之中。叶博士明言圣经拥有丰富的真理,足够回应时代处境,例如当下热议的安乐死丶同性恋丶职场神学丶贫富悬殊等议题,惟诠释者要先懂得发问问题,找出新时代的问题核心。

  圣经的本质包括语言丶故事丶神学及应用四个层次,叶博士提醒若忽略圣经本身的层次,直接以今日的工具解读时代,反会令圣经失去原本存在的意义,「新世代的读经危机是不注意圣经的历史性丶故事性及神学性,很容易直接跌入被操控的危机,将圣经诠释权交给世界其他价值。」

  有关语言层,他建议信徒尽量多读不同版本圣经,如新标准修订译本(NRSV),尽量贴近原文理解,并了解文字因语境不同产生丰富的可能性;其次是故事层,追寻圣经中的人物关系与社会处境亦有助释经;神学层则涉及作者的信念和经文背後的价值,最後应用层则关於灵性及道德教导。

  他举例在圣经原文中,顺服人与顺服神分别使用两个不同的希腊文,前者是尊重,後者是对神有绝对性顺服,而作出违反常理的事,惟中文译本却使用同一个词汇「顺服」;又如「爱」的希腊文,圣经作者选择使用「Agape」表达神的爱,弃用当时流行的「Eros」,在历史层面得知作者要带出神的爱是不一样的爱。他特别提醒要小心个人主义主导的释经,包括得着主义丶感动主导及权威释经,均是根据个人喜好释经,以结论决定理据。

  叶博士续从神学家哈维·考克斯(Harvey Cox)着作《新世代来了,我们该如何读圣经》进路,透过文本叙事(Narrative stage)丶当时处境(Historical stage)及写作目的(Spiritual stage)重构圣经与时代的意义。他以马太福音「好事与诫命」为例,很多人直接跳到「要把一切毫无保留地都交给上帝,不要学习那青年人」的道德教导,却忽略文本中耶稣用上反问句,以及当时极大贫富悬殊,做善事目的是为了换取政治权力的处境。他以此回应今日教会热心派发物资和探访,却不愿意奉献生命和时间与基层小孩同行成长,只消费他人令自己感觉良好。他最後鼓励信徒透过多发问和寻溯,从圣经厘清新世代中的使命:「The one who ask more hear more ; the one who walk closer see clearer.」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传道故事】

【信.道.灵.心】

【四环九约赏教堂】

【城市心灵】

【平视人生】

【广荫颐养】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记】

【画出深情】

【谁明宣子心】

【阡陌上的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