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学遇上裂缝社会
接待伦理学习接纳异己

2808 期(2018 年 6 月 17 日) ◎ 要闻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在充满敌我矛盾的裂缝社会中,基督徒如何实践叫人和睦的福音?思道平台已於六月七日举行「当圣礼神学遇上裂缝社会」讲座,由香港神学院神学及历史科副教授赵崇明博士主讲,他从洗礼及圣餐思考接待伦理在社会实践的可能。

  赵崇明博士认为社会的裂缝并非始於雨伞运动,而是更早。这种敌我矛盾牵涉到利益和差异,如奶粉丶教育和医疗的利益被侵夺,地铁不检行为的差异等,因而引来恐惧和偏见,令夹缝随之而生。他续言,近年裂缝更明显,令港人分别出现战斗(fight)和逃避(flight)两种反应,有的放弃和理非非转而以暴易暴,有的抱持犬儒心态。「教会身处在威权管治与充满敌我矛盾的斗争底下,可以扮演甚麽角色?如何发挥福音治疗的功能呢?」赵博士引述以弗所书二章十一至二十二节有关割礼的经文指,基督以身体废掉冤仇,成就和睦的福音,就如十字架将耶稣擘开两边,呈现张力,中心点则为在充满张力下所谈的和平。

  宗教改革家强调圣礼是看得见的「上帝的道」(the word of God),赵博士认为圣礼更是一门行为艺术,就如菜园村事件中,有人以苦行和亲吻土地表示抗争,透过行为艺术令人留下深刻记忆,圣礼亦然:「福音透过圣礼将精神实践,继而变成生活方式。」

  洗礼打破社会差异 赋予天国公民身分

  他续谈及洗礼是为信徒带来身分的转变,赋予天国公民的政治身分。他解释,「教会」一词的希腊文「ekklesia」原初指公民集会,带有非常公共性和政治含意;而基督宣告要成为君王,信徒就是天国公民,登山宝训就是学习让上帝管治;洗礼则是一种包容差异的政治伦理,藉着基督的爱,打破当时种族身分丶经济阶级丶男女性别的差异,对他者和异己接纳和包容。

  「天国公民的身分更具根本性和凌驾性,并为其他世俗的身分定位。」赵博士强调天国公民身分的超越性,并指初期教会信徒曾因坚持身分,不惜公民抗命拒绝敬拜君王而殉道。信徒因着天国公民身分为其世上政治身分定位,并带来更广阔的政治视野。

  他以路加福音二十二章七至三十节指出,圣餐是见证福音的政治性,提醒福音与神的国有关,并且要记念从威权管治的压迫下得释放。他解释,圣餐原是逾越节的筵席,十灾中的每一灾均代表埃及十个不同神明,因着上帝最终得胜,而解放为奴的以色列人。因此,领圣餐时信徒要思考「如此行」的实践,「我们反省个人的罪外,有否反省结构性的罪,有否纪念被压迫的人,例如香港的贫富悬殊问题,领圣餐後又有否与人分享或共享资源?」他又言,圣餐强调另类政治伦理的践行,摒弃个人主义,经文中段提到门徒争大,耶稣透过为门徒洗脚,实践舍己和仆人式领袖的天国伦理。

  圣餐反省结构性罪 接待伦理冒险委身

  他续从圣餐思考接待伦理,帕尔默(Parker Palmer)曾指人性对「非我族类」心存恐惧,面对差异会紧张不安,甚至引发冲突和战争,以种种方法漠视和排挤异己。然而,他认为公民社会需要操练接待伦理,学习走出私人领域,到公共世界接触他者,因为民主最重要的元素就是在公共生活中竭力保持差异的张力;相反只有独裁政府喜欢将「非我族类」妖魔化。当中,公共空间让不同的人可以交谈尤其重要,他反问:「教会可否成为这样的公共空间?」

  赵博士引述,路加福音二十四章耶稣复活後,亲近门徒时他们眼睛迷糊不认识祂,直至接待耶稣作客,耶稣拿起饼祝谢擘开,他们才眼睛明亮认出祂来。他指接待伦理的委身关系需要冒险,「接待就是信的表现,惟有接待他者,打开隔膜,才能彼此认识得更深。」

  他最後以克拉普(Rodney Clapp)论圣餐的社羣伦理作总结,指出圣餐是要把信徒塑造成一个在基督里同归於一的社羣;一个坚守平等主义的羣体,学习分享资源;一个有资源面对冲突和承认失败的羣体,在自身软弱中明白他者;一个非暴力的羣体,在暴力社会中,以非暴力方式抗争带来和平。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释经讲道】

【品兰集】

【传道故事】

【信.道.灵.心】

【四环九约赏教堂】

【城市心灵】

【婚姻这回事】

【家庭牧养】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记】

【谁明宣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