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生命的新阶段

2807 期(2018 年 6 月 10 日) ◎ 教会触觉 ◎ 林艳芳牧师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我的事奉生涯:

  我二十四岁出来传道,在机构工作三年,我知道这不是我当走的路,主引导我回到自己教会的布道所事奉,当个「一脚踢」的小堂主任。四年後我又清楚堂主任也不是我生命的方向,就在万分不舍的情况下毅然离开,再进神学院进修,重整事奉方向。两年後,我踏进旺角浸信会女传道的职事,当时真有坐对了座位的感觉,我可以用办公时间去探访;可以在办公室做辅导;可以训练信徒并在实习中陪伴他们成长,因此三十年就这样的过去了。二零一三年我正式在岗位上退下来,并在福音堂协助半职一年就离职了。

  过渡退休的日子:

  我有心理准备退休,但是我本身是个实干型的人,四十年的事奉,除了每年放大假会出外旅行,其馀也不多娱乐的日子,心中知道我必须由全职的忙碌中渐渐减速。也感谢神为我预备一份半职工作,到前线一个睦邻中心照顾长者牧区及妇女福音工作。每周三天工作,讲道丶栽培丶探访丶关心需要的贫穷人,因此我也有足够收入供养年迈的母亲并工人。这份半职工我做了三年才停下,由於妈妈已经九十七岁,行动要更多协助,也希望多点时间陪伴她。不过我没有全然退下,我还在旺浸的分堂乐满浸信会协助作顾问牧师;也在相熟的教会讲道;有需要时做些训练工作。

  退休的另类生活:

  母亲在我停工後一年便睡着回天家,而我也真正进入自己的退休生活。自母亲离去,工人姐姐还乡,我开始担纲「煮妇」的角色,买餸丶煮饭;还有清洁家居,这些家事花上不少时间。还好,我喜欢煮食,虽经验不多,但也可以努力改进。随着同辈的朋友同学都逐渐退休,多了一些饭局丶下午茶聚,然而这些不定期约会倒是无从规画的;加上讲道丶训练时间都不是我完全可以决定的,因此我一生习以为常很有规律的时间表也退伍了。

  退休的教会生活:

  三十年来在旺浸事奉,教会已然是我的家。一羣牧养多年的老会友;还有一羣从无变有的战友,多年同行,合拍无障。离开,可到哪里去找一班这样的同路人?难舍难离丶彼此牵挂。留下做一个会友可以吗?不竟三十年不是一个短日子,由姑娘到牧师,我怎样脱下会友心中这个传道人的印象?我留下来,是否会影响继任者的关系建立?我没有答案,只是留心前人的经验,也细心观察自己的处境,我还在祷告中!

  寻找丶等候丶再创新生:

  二零零三年开始,我全身投入长者事工。年老的日子,教会生活丶合适的事奉岗位,对长者都很重要,我培育他们去祝福身边的人,做年轻人做不到的事。我也希望我年老之日,在教会中可以做个祝福身边人的老者。我正在寻找哪里是我将来属灵的家?是旺浸丶乐满丶回到我的母会潮浸⋯⋯还未有定案。

  等候,因我现时仍有顾问工作,仍要出外讲道,未能每周留在同一所教会,可能再过一年丶两年,也应该停下来吧,就可以留在一间教会里,熟悉後也可以参与会友事奉。

  记得我年轻在旺浸事奉之日,一位早年的女传道仍有回来崇拜,她已九十岁,我探访她时,她总是先关心我,有一次她的一句窝心话,叫我的眼泪忍不住流下来。她是不一样的会友,这些眼泪,是不曾这样地流下的。还有一位我拍档多年的老执事,她是我初信栽培事工的老臣子,她协助栽培新人直到九十五岁。我希望我若有年老之日,也能如此事奉神。我祷告求主为我预备一个属灵的家。

  结语:

  退休五年了,退而不休是我生活的写照,但内里却每一年都在转变和适应。退休跟以前最大的分别是无特定责任,探访丶传福音丶甚至讲道都是丰富你生活的一部分,这些事奉,已成为我生命的祝福,也希望成为接触我的人的祝福。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品兰集】

【教会触觉】

【传道故事】

【信.道.灵.心】

【四环九约赏教堂】

【城市心灵】

【家庭牧养】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