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思安息真义
抗衡世俗文化

2807 期(2018 年 6 月 10 日) ◎ 要闻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基督教文艺出版社於六月二日,假香港圣公会诸圣座堂举办「圣经与当代世界系列」信仰文化讲座,首讲讲题为「圣经X安息」,香港神学院神学及历史科副教授赵崇明博士阐述安息日在基督信仰中的重要意义。

  赵崇明博士指出,上帝在创造过程中,把所造的一切看为美好,到第七日进入安息,并将第七日定为圣日,意即上帝的创造工作已完结成圣,可见圣经中的「安息」并非「休息」的意思。

  安息反映自由精神

  惟现代人把安息视为休息,为的是养精蓄锐,以便休息後能提升工作生产力,结果人生目的便只有工作。但圣经教导刚好相反,「上帝在首六日进行创造工作,将创造带到第七日,那时整个创造才圆满,如果没有第七日,上帝的工作不能圆满和成圣。」因此,他直言安息才是人生之目的,工作正是为了进入安息。

  他续言,上帝并无选择在一瞬间创造世界,而是按步就班,作息有序地完成创造,为的是让万物感受存在的节奏和自然规律。但资本主义下,社会讲求速度丶金钱和效率,又追求空间和势力的扩张,结果人类不断与时间竞赛,忘记了上帝原有的创造秩序和节奏感。他强调:「只有工作丶只有生产,但不安息的人生是不圆满的,也非上帝的心意。」因安息中经历上帝同在,如只顾工作不重视安息,人便无法按照祂的心意担当大地的管家。

  他引述德国神学家莫特曼(Jürgen Moltmann)的着作,指其着作中提到「安息」的意思是「歇了祂一切的工」,意即「free from his works」,可见「安息」的核心信息与「自由」有关,包括对过度的消费主义说不,不被物质控制自己。此外,他认为安息日并非否定工作,而是提倡一种合乎节奏丶不被束缚的工作态度。因此,耶稣在安息日医病,背後正正反映安息日最重要的「自由」精神──为长期病患者脱离疾病的束缚,归还自由。他又指,安息日亦有平安的意涵,惟独信靠上帝的恩典和主权,才可得享真正的平安。「安息的核心精义不是休息,而是自由丶平安丶停止(Say no),抗拒某些现代文化。」

  批判世俗价值观念

  赵博士引述布鲁格曼(Walter Brueggemann)着作「安息有时:重寻安息真义,抗衡当代文化!」,当中谈到安息日与十诫的关系,他指经文背景讲述上帝要领人出埃及,故第一诫「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别的神」,正是以埃及神代表外邦神明,将上帝与偶像分别出来。他形容,埃及神明使以色列人为奴,支撑埃及建立一个工作无休和剥削式的经济制度,上帝则象徵拯救人脱离压迫制度的神,使人摆脱奴役,得享自由。因此,现今社会过度发展下,「安息」神学让人思考「无为」(inaction)的意义,意即顺应自然丶适度工作,正好批判永无休止的生产或消费价值观。

  至於第十诫则是十条诫命的总结:「不可贪恋人的房屋;也不可贪恋人的妻子丶仆婢丶牛驴,并他一切所有的。」(出二十17)他指,诫命中提到的房屋丶妻子丶仆婢丶牛驴在旧约父权社会中属於财产,全部均与生产有关。由於资本主义的核心是拥有私人财产,热切渴求拥有事物,反映了人的贪婪,故经文记载不可贪恋别人的财产,正是透过「安息」神学,教导人要与邻舍实践一种合适的经济关系。「安息日目的是否定对商品的渴求和强迫他人的行为,以致实践新约耶稣所说『爱邻舍如同爱自己』的教导。」

  他重申,安息的对立面不一定是工作,其核心精神是「自由」,即在工作中依循上帝创造的秩序,顺应生活应有的节奏,同时抗衡违背安息精神的世俗文化,如过度发展的经济和消费文化等。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品兰集】

【教会触觉】

【传道故事】

【信.道.灵.心】

【四环九约赏教堂】

【城市心灵】

【家庭牧养】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