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过伤的领袖能伤人

2804 期(2018 年 5 月 20 日) ◎ 牧心世情 ◎ 戴浩辉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多年在教会牧养丶领导和教授神学,笔者见过不少教会领袖,很多都是谦卑的仆人领袖;但也有不少是带着伤痕当领袖的。他们心灵受伤,但没有好好的处理,於是每一次面对某些情势,便触碰「旧患」,出现那种受伤时的痛楚与忿怒。在处理过的堂会内问题,很多时都不仅是某一方的不对,而是双方彼此加重了敌对的态度,以致无法继续合作。但这些曾受伤害的领袖在平日又好像没有甚麽问题,也是十分和蔼可亲的。我不是读辅导的,但我相信,很多人包括我自己在内,我都有某种的需要;如果那些需求不能满足我,我要看看是否我有问题,抑或是真的不足。我相信人需要被接纳丶欣赏丶肯定丶安全感丶被尊重丶得鼓励和安慰等等,既然这些东西都是人人需要的,是否也有需要多少之分?

  其实,教会甚或社会对领袖的要求很高,随便看看一些有关领导的书籍,看其目录所显示的,例如:要有愿景,承担使命,做事要聚焦,面对困难挑战要有勇气,诚信当然少不了等等。但作为教牧,我自己却感到那麽脆弱和不足。或许,人由出生到成长,必然由家庭的培育和所遭遇的问题所塑造,多少会有不足与脆弱,但个人成长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如果导致我们处理事情只被这些「旧患」所控制,并成为我们性格的一部分;我们便必须处理了。我的意思是我们性格当然不能改变,但我们多加注意我们的问题,是会有帮助的。但我们性格上的缺欠却又没有可能由我们自己发现和处理,这只能藉其他人帮助我们更认识自己。卢云神父写过《负伤的治疗者》,但我眼见的是有很多负伤的人因他们的伤而伤害别人,问题所在不是我们能治好我们的伤,而在於我们是否能认识我们是甚麽伤,以致这些「伤患」得到认识和寻求处理,以免当他人触摸我们的伤处,成为我们伤害人的机会。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品兰集】

【传道故事】

【信.道.灵.心】

【四环九约赏教堂】

【城市心灵】

【婚姻这回事】

【家庭牧养】

【平视人生】

【广荫颐养】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记】

【谁明宣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