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文化对教会的冲击

2804 期(2018 年 5 月 20 日) ◎ 信.道.灵.心 ◎ 陈锦权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文化是一样很特别的东西。我们是受着文化的薰陶而不自知,认为是理所当然。往往是我们有机会去到一个新的地方,或是有在另一个文化长大的人进入我们的圈子,我们才会意识到自己的文化是与他人的不同,有不同的文化存在,但这未必保证我们知道自己的一套行为守则和生活习惯只是一种文化的承传。而文化对我们的影响可以是渗透的,是吸引性的,也可以是强行进入的。

  教会也一样会受到文化的影响,通常是渗透的。在早几十年,「教会是个家」不单是一个概念和宣讲,亦是实践的。在上世纪七丶八十年代信主的青少年,放学後流连在教会,在当中温习丶交友丶聊天丶嬉戏,周末周日在团契与崇拜之後又会坐多一会,他们花在教会的时间比家还多。教会亦不会介意这羣青少年的存在,让他们在当中度过青春的岁月。在今日,很多教会,尤其是大型的,仍会称教会是个家,但在实践上,教会更像一个机构,出入要登记;崇拜要点人头;使用物品丶房间要填表申请;同工要赶业绩,活动要看宣传策略丶与会人数;凡事要按章程办事等等。写出这些并不是要评论那个方式熟优熟劣,而是想道出现时教会渐渐被使香港繁荣稳定向前的业绩表现丶管理手法和机构文化所渗透而不自知。

  由家转变成机构可能是不自觉的,其他的文化冲击却是来势汹汹,将教会置於两难之中,接受与否都会带来伤害,令人难於招架。最明显之一是「性的文化」。上个世纪的後半叶,无论是在社会或教会,对婚前性行为都较为严谨和保守。在今时今日,社会对此事的开放态度无需在此多加描述,教会亦处於两难。严厉处理恐怕会带来反效果,当事人乾脆一走了之;开放接受又怕当事者成为先例,「教坏」正在成长的下一代。

  更厉害的冲击亦冲着教会而来,像要打跨这所千年老店。现时有一种鼓吹先进丶前衞丶平等丶反权威丶反歧视丶大爱包容的文化正敲打着教会的门。这些都是好的东西,是自由丶民主丶进步丶平等的产物,谁不会认同呢?当这些文化价值观放在某些议题上,例如在平等权利这个课题上,教会就被标签为是脱离现实丶带有歧视丶固步自封的落後羣体。除了教外人,教会内部亦有近似的异见者,冲击着教会和传道同工。

  当代文化对教会有多重的冲击,教会可以如何自处呢?想将这个砖头问题先抛给「信.道.灵.心」的几位同工,同时亦抛给各位读者,期盼引来珠玉般的反思与分享。

  陈锦权(信义宗神学院心理及辅导科副教授)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品兰集】

【传道故事】

【信.道.灵.心】

【四环九约赏教堂】

【城市心灵】

【婚姻这回事】

【家庭牧养】

【平视人生】

【广荫颐养】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记】

【谁明宣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