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文社六十周年社庆
仍要谈中国神学麽?

2804 期(2018 年 5 月 20 日) ◎ 要闻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为探讨今日处境,基督教中国宗教文化研究社丶香港中文大学基督教研究中心已於五月五日合办「今天我们仍要谈中国神学麽?」六十周年社庆座谈会。

  李景雄牧师为宗文社首任华人社长,他回顾过去在社中参与多项写作丶研究和会议,并从五四运动的研究推演今日作回应。他认为香港在当下处境依然在寻找新社会秩序,与其规模讨论政治丶经济丶社会理论,倒不如环绕「Power」一字讨论权力丶权威丶维权和主权等;并继续探讨 「身分认同」问题,以及进一步追踪尖端科技与人文丶心灵丶人类文明核心价值的关连。他认为今日仍要谈中国神学,但所触及的处境及范畴,是跨文化丶跨学科丶跨宗教丶跨国界的,「不可能只有一个答案,却有多元化丶多面向的回应并实行。」

  崇基学院神学院荣休院长丶宗文社前社长卢龙光牧师提醒,圣经绝非从天而降,而是历史处境下的产物,文本结合了当时处境,透过文化和後人令它保持生命力,因此信徒读经时不能离开文本和处境。他坦言今日中国的论述非常复杂且政治性,如面对禁止十八岁以下人士进入教堂丶拆十字架等处境;香港处境则面对多元化丶差异化和对立化等问题。他强调,若不着重处境去读经,就会失去生命力,但若处境高於文本而令圣经失去过去的权威则成危机,「圣经要在公共领域去讨论,因为我们的处境不是单在教会中,更是整个世界。」

  香港中文大学文学院副院长丶《景风》主编赖品超教授则指神学与宗教对话,当中两种关系包括,尝试为宗教对话寻找神学基础及透过宗教对话进行神学。他强调宗教对话不是硬套基督教的思想到其他宗教上,而是开阔视野,寻求彼此转化,共同贡献社会的可能,如透过对「拯救」的看法,发现多向可能,包括生命灵性丶政治解放丶生态和谐等,帮助教会打破灵与肉二分,实践信仰。其推动的宗教对话多连结到社会议题,特别是透过耶儒对话关注生命伦理丶环保丶人权等问题。

  香港中文大学崇基学院神学院讲师丶宗文社副社长王晓静博士直言,今日的中国信徒对於基督教中国化抱着截然不同的态度,有人期望基督教与社会主义相适应,亦有人认为教会必须反对基督教中国化。她指二十世纪中国基督教本色化运动,本着当时在地的处境,寻求基督教与自己所生活的时代及土地实在的关联性,并指向更为宏观与普世的目标。因此今日我们应问所构建的中国或香港教会与普世教会的关系;所谈的神学与我们教会的关系;神学建构可以做甚麽;谁的中国化或在地化;谁的神学四个方面。她总结说,上帝接纳我们,同时希望我们更新世界成更像基督的样式。

  汉语基督教文化研究所学术主任丶研究员林子淳博士认为神学与处境相紧扣,因此出於社会不同的政治认同会有不同结果,如近年有书籍讲及一国两制的神学反思丶和谐神学,也有书籍讲及抗争灵性丶伞後讨论。他指,「我们」是谁,是一个身分认同的问题,在当下处境年轻一辈会觉得本色神学需要进入社会,所以公共神学丶政治神学近年大行其道;内地则关注农民工迁徙如何成为基督徒丶老板基督徒等,「方式已在,但填入变数才会实际产生作用。」

  香港浸会大学宗哲系助理教授丶宗文社董事郭伟联教授强调,谈处境不能忽视政治,六十年前宗文社成立之初,香港教会是难民教会,处於无望的状态,宗文社作「桥」的角色,开展六宗教对话丶中港互动等,放下对峙,寻找社会共善的可能;他续言今日年轻一代觉得失落了自己的地方,成为遗民的状态,「六十年後又回到对峙的原点,下一步该如何呢?」他认同今日的对谈不单要跨宗教,更要跨专业,在政治强权底下,需要指出其社会参照(social referencing)的不足,并提供基督教可以补充之处,努力寻索神学对社会的贡献。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品兰集】

【传道故事】

【信.道.灵.心】

【四环九约赏教堂】

【城市心灵】

【婚姻这回事】

【家庭牧养】

【平视人生】

【广荫颐养】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记】

【谁明宣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