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种自由

2799 期(2018 年 4 月 15 日) ◎ 平视人生 ◎ 李灏麟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一位妇人每天走到烧味铺,自掏腰包买一个个饭盒,然後放在後巷,好让流浪猫狗得温饱。

  这一幕深深打动本地一位知名哲学家。他说,哲学家们穷其一生思想生死,这位妇人看似望尘莫及,却活出了人生的真谛,那就是真善美。

  我们借用这个例子,浅谈三种自由。第一种叫「freedom from」,亦即免於受到干预的自由。例如,若果政府勒令禁止,妇人便会受到外在阻挠,无法再自由自在喂养流浪猫狗。第二种叫「freedom to」,等同实践自我的自由。假设妇人原来文盲兼且体弱多病,人生馀下可作的仅是喂猫喂狗,那麽她便难以看成享有真正自由掌控自己的人生。以上两类自由,半世纪前由一位政治学者提出,分别称为「消极」和「积极」自由。

  近日阅读一本信仰书籍,学到了另一种自由「freedom for」,暂且译作「终极」自由。这种自由描述一个转化过程,道出了一个人眼中不只单单有「我」,还有「我们」,由为己蜕变成为人而活。上述妇人的心,就腾出了空间来接待流浪猫狗。也许,这就是爱。牢牢记得教会有传道人说过一个分野:「喜欢」代表等人服侍,「爱」意味甘愿服侍。

  人与人相处需要搭桥,「爱」就是其中的建筑师,可惜我们的自我中心倾向太强了吧,不时拆毁了这座桥。有社会学家曾替美国把脉,询问人们应该怎样活演一生,作为国民,他们又是谁?大部分人都被问得窘困,这位学者诟病社会上个人主义太过猖獗,由睡房至董事会,人们无法彼此融和。然而,他也发现,圣经与共和主义(republicanism)两大传统,依然启发不少美国人,抗衡着「分离的文化」(culture of separation),孕育「凝聚的文化」(culture of cohesion)。所谓共和,拉丁文解作「众人之事」,这种思潮强调,社会事业乃是大家的事,你我有份。

  香港的经济一向以消极自由——例如最自由经济体系,没有太多干预——为傲,可是「发展」二字,没有终极自由的薰陶,各人只顾自己的事,我城也不太宜居吧。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释经讲道】

【品兰集】

【传道故事】

【信.道.灵.心】

【四环九约赏教堂】

【城市心灵】

【婚姻这回事】

【家庭牧养】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记】

【谁明宣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