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前香港基督教徒
型塑社会贡献良多

2799 期(2018 年 4 月 15 日) ◎ 要闻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十九世纪的香港基督徒在经济丶教育及医疗等方面都为社会带来不少贡献。圣言书艺社於四月七日举行「战前香港的基督教与教徒」书法雅集,由前香港历史博物馆总馆长丶香港大学中文学院名誉助理教授丁新豹博士主讲。

  丁新豹博士指出,基督教的在华历史比起唐朝景教和天主教相对较短,马礼逊於一八零七年从英国到澳门和广州,成为首个从西方来华的基督教新教宣教士。其後成立的马礼逊纪念学校人才辈出,不少学生参与在近代史革命中。此外,留学生之父容闳在耶鲁大学回流後,说服李鸿章让慈禧批准一百二十个学生到美国留学,当中的学生亦因而加入基督教。

  他续言,香港的基督徒对近代中国的型塑贡献良多,因为宣教士来华主要透过行医和办学传教,基督教学校培养出本港最早的华裔菁英,并由菁英开办更多基督教学校,影响更远。无独有偶,十九世纪香港的华人立法局议员,伍廷芳丶黄胜丶何启和韦玉四位均是基督徒。

  「那年代的基督徒与今日基督徒是两码子事,十九世纪的基督徒是社会地位身分的重要表徵。」丁博士解释,治港的英国人大多是圣公会背景,他们认为基督徒较能信任,而且当时的基督徒与教会关系非常密切,同时拥有国际视野,能贯通中西,因此经常被委以重任,甚至有特权。此外,基督教家族间经常互相通婚,例如伍廷芳的太太为何妙龄,其父为何福堂牧师,其弟则是成立雅丽氏医院及附设之香港西医书院的何启爵士。

  孙中山先生来港後就读香港西医书院,丁博士指孙初信时是非常虔诚的基督徒,因此估计他原初读医的目的是为了传教。而英国伦敦传道会在港创立的道济会堂,为孙中山经常聚会的教堂,亦即今日位於般含道的合一堂,丁博士指合一堂以十月十日为堂庆纪念日亦与此有关联。时任道济会堂会牧王煜初牧师,其儿子王宠惠与孙中山交投甚密,後更赴台湾为国民党担任法律专家。而从多张历史照片可见,孙中山先生及其支持者大部分均是基督徒。

  丁新豹博士说,一八八二年政府批出薄扶林基督教联会坟场,为本港首个为华人而设的永远坟场,比香港仔华人永远坟场早近三十年,从中可以找到大部分十九世纪对香港影响尤深的基督徒坟墓。「这班基督徒最早定居香港,因为信教,他们不拜祖先,家中亦没有祠堂,所以寻找永久定居的地方。」因此当年政府先向基督教批出永远坟场。

  例如四大百货公司的创办人,新新李煜堂丶先施马应彪丶大新蔡明丶永安郭氏兄弟均葬於薄扶林基督教坟场。此外,在革命时期热心捐助的建筑界巨子林护亦葬於此,林护曾以中式建筑建造本土化体现的香港圣公会圣马利亚堂,亦为圣保罗女书院创办人之一;养和医院首任院长李树芬医生等多个对香港发展影响尤深的信徒,同葬於薄扶林基督教坟场内。

  丁博士最後补充,女校的出现与基督教息息相关,当年圣公会首肯圣士提反学校成立女校,背後是有意建立基督化家庭,让男基督徒可与女基督徒结婚。归纳以上种种,他认为香港的基督教会及教徒对近代中国的型塑贡献良多,特别是政治丶经济丶社会丶教育丶医疗及移风易俗等各方面。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释经讲道】

【品兰集】

【传道故事】

【信.道.灵.心】

【四环九约赏教堂】

【城市心灵】

【婚姻这回事】

【家庭牧养】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记】

【谁明宣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