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基督教文字事工发展
屡仆屡起造就信徒灵命

2799 期(2018 年 4 月 15 日) ◎ 要闻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教会文字工作自西方宣教士入华以来,经历无数风雨,曾造就信徒的刊物一一停刊,同时又有新刊物创立,此起彼落为信徒提供灵粮,一直发展至今。归正福音事工(R.E.M.)於三月二十七日假基督教中国布道会圣道堂举行「教会文字工作的过去丶现在与未来」讲座,台湾《校园》杂志前主编吴鲲生传道细说基督教文字事工的发展。

  谈到宣教士在华的文字工作,最着名的可说是由西方宣教士主办的《万国公报》。他直言该刊自一八七四年创刊後,坊间反应一般,直至中日爆发甲午战争,中国遭受极大打击,知识分子有感需要汲取新知识,故开始阅读《万国公报》。他表示,当时《万国公报》已默默经营了十多年,忽然受到注意,销量更急增十倍,对於当时社会主要有四大贡献,包括启发新思想丶推动政治革新丶促进教育和革新刑治。

  他坦言,宣教士来华初期,於医疗丶教育和出版方面确实有文明优势。例如宣教士马楷医生曾於十九世纪末到台湾宣教,将西方先进的医疗技术带到台湾,更於数年间建立多个传道地点及栽培传道人等。然而,宣教士的文明优势难以延续下去,他以十九世纪内地出版业为例,不少中小学教科书均由宣教士创办的出版机构出版,惟随着一八九七年商务印书馆创立,基督教出版机构慢慢「让位」,後来甚至无法与本地出版机构竞争。

  吴传道续言,一九四九年为历史大转折,当时内地政局动荡,不少文字出版机构结束经营,部分重要出版社则迁至香港。据悉,在一九四九至六三年间,港澳基督教出版作品已远超台湾,其属灵刊物更餧养了台湾及东南亚地区。至於一九八零年代後,他形容神学学术期刊羣雄并起,圣经新译本及诠释本逐一面世,港台丶东南亚丶北美不断有新期刊诞生,同时亦不断有刊物停刊,屡仆屡起。

  他忆述,一九八五年时,新书第一册出版约三千本,时至今日,大部分新书第一册只出版约一千本,但他否认基督教文字工作大势已去。「基督徒人数增加,但买书的人减少,当然也有其中一个因素,就是书种增加了很多。」他称,至今仍有不少人爱阅读书本,有研究亦发现,阅读电脑上的文字不但比纸本多花费时间,理解程度更明显下降,可见书籍仍有其存在价值,未来「网络」和「书」应该共创双赢,互相补足。

  推动基督教文字事工方面,他认为教会应不断举办「小型读书会」,网络阅读较适於轻薄短小类作品,如要阅读较厚书籍则应使用纸本,且需以四至八人小组进行,提高自律性和约束力。此外,出版方向不应只介绍基督教,可由基督徒执笔撰写其他学科的书,如心理学丶社会学概论等,并恰如其分地融入基督教的观点,教会可反思如何从中提供帮助。未来,他建议可筹设基督教出版博物馆,收集二百年来的珍贵出版品,同时编写教会文字工作史略,并举办各种小型徵文比赛,提升信徒阅读和写作风气。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释经讲道】

【品兰集】

【传道故事】

【信.道.灵.心】

【四环九约赏教堂】

【城市心灵】

【婚姻这回事】

【家庭牧养】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记】

【谁明宣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