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已十分

2796 期(2018 年 3 月 25 日) ◎ 品兰集 ◎ 文兰芳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三月二十一日是春分,这个日子总叫我想起「老板」恩佩姐,就因为她当年写了剧本《春分之後》。当时我不解办杂志已经叫人不胜负荷,为甚麽她还去搞话剧。那时我年轻,年轻人虽然夸口追求理想,可是对寻梦的热情显然并不理解。

  春天令人感受热情,生命的热情。久已沈寂的植物,恍若听到乐团指挥把指挥棒轻敲谱架,纷纷拿起乐器准备合奏春天奏鸣曲。它们从土中探出头来,凌空拔起一两尺;从枝桠释出新芽,挂出半坡嫩绿;激烈绽放姹紫嫣红,随风扬起醉人香氛。速度快得令人目眩,一波一波的涌现似有详细剧本。更不要说雀鸟啁啾,大早就开起派对来;昆虫纷纷露脸,小孩看着啧啧称奇,「港女」吓得花容失色。

  到了春分,春已十分,奏鸣曲去到第三乐章末段,所有主题都已呈现。日前友人发来两张沙田火车站外的照片,明亮的蓝天衬托着一树红花,是那高大的红棉展示英雄树的风采,友人备注说∶「春在枝头已十分。」

  沙田火车站外的红棉仍是固有英姿,但前天文台长林超英先生的网志却指家居附近的木棉树因为落叶未尽,花开不多,「境况颇为瑟缩」,是气候暖化衍生的现象。他的观察是对的,因为今春很多木棉都没有落尽叶子才开花,花小而稀疏,失去英雄树的气派。

  人对环境变化失去感应,因为我们早已离弃土地,把土地视为随意切割的「发展」项目,是图利刮削的工具,而非立命安身之所。春天热情的奏鸣曲,又有几人听闻?春已十分,大家失去的何止抽象的春意?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品兰集】

【传道故事】

【信.道.灵.心】

【四环九约赏教堂】

【城市心灵】

【家庭牧养】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记】

【阅读转化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