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手—李银好姊妹

2795 期(2018 年 3 月 18 日) ◎ 广荫颐养 ◎ 陆卫卫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每次和银好碰面,她总是面带微笑,神情柔和。听她娓娓道来自己的生命故事,当中虽多有苦难,但常有神的恩典和供应,看顾这位温柔又坚毅的女性。诗篇六十五章十一节:「你以恩典为年岁的冠冕;你的路径都滴下脂油。」以此来形容李银好的一生,无尽感恩!

  (一)凄凉的童年

  「阿女,阿妈对不住你。」

  「阿妈,你做甚麽?」

  「你去香港做事吧。」

  「我不去。我要跟着你。」

  「跟着我有甚麽用!你去香港好吃好住,还可以寄点钱给阿妈。」

  那一年,李银好只有七岁,带着和母亲最後一次对话的记忆,踏上从广东新会往香港的谋生之路—去有钱人家里做「妹仔」。她的工作主要是陪伴年龄差不多大的小姐去九龙城民生书院上学,给她背书包。

  一九四一年,日本占领香港,李银好的雇主决定回新会老宅避难,十五岁的李银好跟着雇主回到家乡。她在雇主的老宅做事,母亲所在的家就在海的另一边,但是雇主不愿送她回家看一看。他们劝她说:「还回去做甚麽?也许你阿妈早已不在,而且,我们对你不好吗?」

  於是,她留了下来。那时候,她一天的报酬是两毫子。

  一九四五年,日本投降,香港终於结束满目疮痍的三年零八个月。雇主带着二十岁的李银好坐难民船返回香港。李银好继续在雇主家工作了七年。二十七岁时,她结婚了,也结束长达二十年的「妹仔」生活。

  (二)困苦的青年

  结婚以後,李银好没有脱离凄凉的命运。

  那时香港的土地使用管制宽松,很多人直接霸占土地兴建工厂。李银好在这些地盘做清洁和体力劳动的工作。第一个孩子出生後,她为了生计,没有休息便继续开工。她把孩子交给一个阿婆照顾。一天,孩子生病哭闹不停。当李银好带孩子到广华医院看病时,医生责备她:「怎麽这麽晚才把孩子送来!」孩子留院就医,被白色的手巾绑在床上,床头板顶着头。医生说孩子的病很危险,会传染。护士的话也甚是难听,责备她不看顾自己的孩子。李银好虽然感到委屈,但为了生计,不能停止工作,只好忍气吞声,看望孩子後又继续去地盘上班。她想,孩子在医院,总会有人照顾的。再去看望孩子时,医院的人却告诉她,孩子已经不在了。「你,不用再来医院了。」

  就这样,李银好失去了第一个儿子。六十六年後今天,九十四岁高龄讲起这段往事,她仍记得孩子躺在床上,不停用手去扯白布的情景!她谈到自己的子女时会说:「我有两个儿子丶四个女儿。」那个最大的儿子,她一次都不会漏掉。

  後来,她三年抱两,生了大女儿和第二个儿子阿昌,又生了三个女儿。五个子女,加上丈夫和婆婆,一家八口住在一幢三层高的唐楼里。他们家在二楼中间一个黑漆漆的房间里。一百二十多呎的空间,对放着两张床。

  白天,大家围坐在两张床上吃饭。婆婆最爱做梅菜蒸豆腐和梅菜蒸鱼,孩子们就用汤汁拌饭吃。晚上,李银好在地上铺绍兴𥱊子,让孩子们睡在床底下,也有睡铁笼丶睡走廊床,甚至睡在大街上的时候。

  李银好的丈夫比她大三岁,是个卖菜小贩。那时候,孩子们一边读书,一边帮忙把萝卜和薯仔分类,从下午忙到晚上。有时夜晚来货,一家人会忙到十一丶二点。这时候,李银好会给孩子们煮宵夜。有东西吃,孩子们就很开心了。

  旧时的楼房,一条楼梯从一楼直通向三楼,孩子们把这当成滑梯。「碌下碌下」,日子就这样滑走了。

  (三)合力捱过的中年

  儿子阿昌十八岁时,考到驾驶执照,带父亲去刚通车的红磡海底隧道兜风。李银好的丈夫很开心。然而好景不长,没过多久丈夫便确诊患癌。那段时间,银好常常以泪洗面。丈夫叫她不要哭了,她说:「我怕你走啊。孩子们还小,没有人看顾他们啦。」

  眼泪没有换来丈夫的健康。二十年婚姻路竟是尽头,丈夫一个人先走了,婆婆也在半年之内随他而去,让李银好的人生陷入低谷。家中一下子少了两名成员,经济更加拮据,甚至连亲人的丧葬费都难以筹措。李银好拿戒指去换钱,也只是杯水车薪。

  一个母亲,带着五个子女,继续人生的艰难历程。

  初期卖菜的时候,李银好凌晨三丶四点便要出门,从九龙城去元朗或西环。後来不做小贩了,她就去大埔的金力工厂干活,做清洁和保安,每周才回家一两天,一做就是八年。她在工厂自己照顾自己,孩子们在家里自己照顾自己。

  子女自懂事起,便看见母亲的辛劳。丈夫和婆婆去世後,生活重担都压在李银好一个人身上。子女心疼母亲,便齐来出力。

  李银好工作勤奋,为人忠厚老实,老板很是喜欢。在她儿子结婚时,老板给了一千块钱。女儿结婚摆酒时,也借了五千块钱给她。过去雇主家的孩子们,也对她时有照顾。

   一家人艰苦奋斗,再加上好心人的帮助,李银好顺利完成五个子女的人生大事。

  (四)和睦丰盛的晚年

  五个子女全都成家立业後,李银好就帮忙带孙子。直至一九九九年,经教会牧师介绍,入住广荫老人院(广荫颐养院前身)。她在广荫院住了十九年,也做了十九年的义工。一开始在厨房切菜洗碗,那麻利的切菜功夫,连厨师都自叹不如。後来因年纪渐长,就转做一些浇花丶整理报纸的轻巧工作。一双手,一辈子都在为他人操劳,停不下来。

  以前在家,孩子们都不让她干活。这样的「休息」让她觉得自己没用。如今在院舍,她积极地为院舍服务,又有很多同龄人可以聊天,整个人都充满活力。儿子常问她何时回家住,家中一直为她保留一个房间。但是她说,「不回去啦。」

  儿子退休之後,花更多时间陪伴母亲。他每个星期来院舍探望两次,带些水果面包,又询问母亲的身体状况。李银好每次覆诊,都由儿子陪同。他说,「母亲在生时,就要多孝顺。」

  聊起过去艰辛的日子,李银好的口头禅就是:「家庭最重要」。有甚麽事都要说出来,不要放在心里,以免引起误会。兄弟姊妹们谨记母亲的教导,一有甚麽误会,就会聚在一起沟通化解。谁对谁错都无所谓,最重要的是大家开开心心。

  从孤身一人来到香港,到现在子孙满堂。李银好有十三个孙子孙女,还有两个二十多岁的玄孙子嗣。他们常来院舍看望她。这个大家庭每年都会在一起团拜过年,和睦温馨。阿昌说,母亲这一生唯一的回报,就是全家大大小小都很疼爱她丶尊重她。

  (五)永不停歇的手

  在广荫颐养院的日子很丰富充实,李银好参加了各种各样的工作坊。最近参加「创意灵里回忆」表达艺术治疗小组的时候,她亲手制作了一幅艺术作品,以手为主题,回顾了自己的一生,表达心中的祈愿。画作中的手,五根手指向上伸展,托住手指上的花朵和星星。李银好说,这代表了她的子女和儿孙,希望他们能健康平安。在这个手掌的周围,李银好点了许多指印,密密麻麻,变成手掌的画框。这些指印代表对家人们的祝福。一个白色的手掌,撑起色彩缤纷的繁盛家庭,周围又布满温馨紫色的祝福,恰似她为家庭奉献一生的写照。

  这手,过去拾过瓦砾丶握过菜刀丶扫过无数尘土。现在,握起笔丶捏起土丶点起色彩,依旧是为了亲爱的家人们。惟有那手掌的三道掌纹,在白色陶土上,锋利地刻出血红色的伤口,触目惊心。

  过去,为了生存而忙碌奔波,母亲靠自己勤劳的双手,守护家庭。

  如今,子女们用同样有力的双手,传承母亲的勤奋,刻苦耐劳,将永不停歇地继续凝聚这个大家庭。

  (编按:相片已获长者家属及相关人士同意转载。)

  陆卫卫(香港华人基督教联会广荫颐养院)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品兰集】

【传道故事】

【信.道.灵.心】

【四环九约赏教堂】

【城市心灵】

【婚姻这回事】

【家庭牧养】

【平视人生】

【广荫颐养】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记】

【谁明宣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