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教育

2795 期(2018 年 3 月 18 日) ◎ 牧心世情 ◎ 罗杰才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库房财政盈馀丰厚,给新一届政府带来Happy problem(快乐的烦恼)。财爷虽然不派糖(派发现金)令到一些人失望,但教育和医疗获得最多资源增拨,大众却是肯定和支持。

  教育和医疗,似乎是两个相距甚远的范畴。但这次拨款却勾起一次对谈的回忆,令我思想到两者其实是息息相关的。十年多前,当时我在院牧事工联会工作,因为《慈声》的写作而访问仁济医院行政总监郑柏荣医生,那一席话至今仍是印象深刻。

  沙士後医管局从澳洲请来苏利民先生出任行政总裁,苏利民不是医生,而是公共医疗管理的专家,他的任务是改革医管局的管理和服务。苏利民提出「医院的未来,在医院以外。」当时是一个相当前衞,甚至有点颠覆性的策略。所谓「医院的未来,在医院以外。」要点减少病人入医院,换言之是将病人留在社区或家中照顾,也就是发展社区基层医疗和家居复康护理。

  对话中,郑医生表达了他的见解。他指出,要解决医疗问题,更重要和更根本的策略,并不是把病人留在社区,减少入医院,而是要减少病人。然後语锋一转,指出中小学教育当中不少科目是学而无用,实在应该改革课程。他认为如果中小学教育中有一套系统而实用,关於健康丶衞生和医疗的课程。例如,了解身体的功能丶营养的价值和在食物中的分布丶生活习惯对健康的影响丶常见疾病的预防和处理等等。分阶段和有系统的教导,并且要计算成绩,必定能深化每一个学生对健康的掌握,甚至对自己和别人的疾病,也能加强对应能力。从而就可以减少医疗的需要。因为学校教育不但影响学生,就连家长也能影响。

  十年过去了,我仍然觉得郑医生的洞见是「治病良方」。未知何年何日,政府才意识到,增加医疗资源,不如增加健康教育的资源。如果教育最有效的地方是学校,是佳的时机是中小学。这的确是值得投放资源的改革。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品兰集】

【传道故事】

【信.道.灵.心】

【四环九约赏教堂】

【城市心灵】

【婚姻这回事】

【家庭牧养】

【平视人生】

【广荫颐养】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记】

【谁明宣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