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土地提案

2795 期(2018 年 3 月 18 日) ◎ 平视人生 ◎ 李灏麟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月前寒流持续,天文台一度发出霜冻警告,新界一众菜农首当其冲,因为一旦菜叶结霜,冻坏了便不能卖。

   俗语说得没错,谋事在人,成事果然在天,此话对於务农的人肯定百般滋味。我们或会慨叹,十分耕耘,随时只可换来一分收获。然而,农业尽管看似落伍,却可饶富意义。已故新儒家学者唐君毅先生就曾在此落墨,在《人文精神之重建》一书谈到乡土情谊与农业社会如何启示人生。

  第一,务农遏止人的征服意识。任凭农夫扭尽六壬,尽心尽力翻土丶施肥丶浇水,亦无法掌管决定成败的气候。大自然难以支配,经上早有记述:「栽种的也好,浇灌的也好,都算不得甚麽,最要紧的还是那使它生长的神。」这跟工业生产迥异,人们可以按其意愿,搜罗生产所需原料,经过机器一轮加工,一件件成品瞬间活现眼前。

  第二,务农使人看见潜能。一粒种子跌在地上,路过的人就算踩过,十居其九不会察觉。小种子虽不起眼,却蕴含了芽丶叶丶花丶果等形式,只要条件一合,便会悄悄地释放潜能。年前我就试过被一粒绿豆震慑,原来只消一个下午,便可长得雄纠纠高,几乎每小时生长一厘米。一粒种子满有生机,教晓人们事物不仅有其外表,且有其内在一方面。唐君毅说,植物的生长促进我们了解世界,「使我们不只从现实上看世界,而从可能上看世界。」

  第三,务农减少人的占有欲。农夫倚赖土地,离地就种不成。就算土地属於农夫所有,他也不能带走,拖带一寸步也不行,所以终究无法占有。相反,物件跟大地不同,可给挪移,可被据为己有,可随物主出出入入。

  这些启示对於当下甚有参考价值。当然,农业只占本地生产总值不足一个百分比(二零一四年的数字为0.0095%),地位可谓可有可无。但经济价值以外,唐君毅看到的是人文价值。他说,乡土情谊有助我们成为和平之子,学习节制操控和私欲。我想,都市生活有其可爱,农业社会亦有黑暗之处,不过唐先生以下一番说话也不失为一份值得深思的提案:「我想无论工商业如何发达,人皆应有其农村之故乡,为其儿童之时所居,老年之所休息,死时之所葬。」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品兰集】

【传道故事】

【信.道.灵.心】

【四环九约赏教堂】

【城市心灵】

【婚姻这回事】

【家庭牧养】

【平视人生】

【广荫颐养】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记】

【谁明宣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