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右脑交战

2795 期(2018 年 3 月 18 日) ◎ 信.道.灵.心 ◎ 刘文亮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美国心理生物学家斯佩里博士(Dr. Roger Wolcott Sperry),在六十年代已开始研究左右脑理论(The Left Brain/Right Brain Theory),到了一九八一年取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左右脑理论带来人类对自身有了新的认识,人分左右脑,各司其职;这理论一出,不单影响到医学界,更搅动起各国教育界,不少人提出只要针对性予以左右脑训练,就可以有效地拓展一个小朋友对各类事物的掌握。

  然而,透过左右脑发展以掌握学问,对我来说有点像噩梦;我是个左撇子,即是用右脑的,我比较偏向创意丶想像丶情感……但我的成长环境却必须运用分析丶思考和逻辑推理;彷佛一个右脑人活在左脑主导的世界,无论怎样努力总是「不及格」。事实上,我的读书生涯相当困苦,我一共留了三次班,几经辛苦才完成中学阶段!

  无疑,这算是左右脑的苦战,苦战的结果是,我由一个理科生改修文科,终於到了树仁学院念中文系。蒙召後修读神学,如鱼得水,专修灵修!

  我的艰辛学习旅程告诉我,左右脑并不是那麽「偏执」的。事实上最新的左右脑研究,近代有韦特潘博士(Dr. Deborah Weatherspoon),她指出无论你正在计一条很复杂的数学,还是用心绘画一幅山水画,别以为自己偏了一边,你的左右脑也正在活跃地参与其中,而且尽情投入。

  正是如此,我的左右脑交战了几十年,叫我明白到「难」并不等於不能,只要「尽情投入」努力不懈去「用脑」,终有成果;我想,就是在学习上多番折腾才让我看事物的眼光提升了,又左脑又右脑的人去「思考」会更看透事情!

  中国人的诗,重视情景交融。「点滴芭蕉心欲碎,声声催忆当初!」诗人在静听雨点打落芭蕉叶上,一声接一声催动了他的旧日回忆,往日情景使他的心一波接一波地像快要被雨点打到粉碎了!这两句诗是左脑还是右脑写的?这在说景还是谈情呢?这种又用心又用脑的事,在中国文化中却很常见。

  说到这里,我想说灵修,别以为灵修专为「左脑」或者「右脑」型人而设的。我们只要不规限自己「必须」怎去读经,只是日夜思考,经文带来的灵修经历自然由左脑走到右脑,又由右脑走到左脑;朋友,经历过几十年左右脑交战,我鼓励你「难,并不等於不能」,一个真心寻求神的人,神必开恩让他寻见。

  刘文亮(道风山基督教丛林灵修部主任)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品兰集】

【传道故事】

【信.道.灵.心】

【四环九约赏教堂】

【城市心灵】

【婚姻这回事】

【家庭牧养】

【平视人生】

【广荫颐养】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记】

【谁明宣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