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的沦落

2795 期(2018 年 3 月 18 日) ◎ 城市心灵 ◎ 吴思源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早前应约到尖沙嘴文化中心的酒楼午膳,赫然发觉原本的「映月楼」已易名「翠韵轩」,问朋友知否原因,原来是早前酒楼签新租约,有关当局要求东主把酒楼名称改为跟音乐有关,几经折腾交涉,就决定易名「翠韵轩」。

  一比之下,新名字不单止俗套,意境更差了一截。不知何解近年如此流行「轩」字,楼名叫轩,人名也叫轩。其实「轩」在汉语除解作车,也指小舍丶书斋丶茶寮;甚或可指厕所,例如「史记」有记载如下:「是日,武帝起更衣,子夫侍尚衣,轩中得幸」。相对来说,「楼」多指宽敞的殿堂,正是这缘故,以前较高级的食肆多称「楼」,如北京楼丶凤鸣楼丶三希楼等。

  而有关方面劝喻酒楼东主要改一个跟「音乐」有关的名字,大概是认定原本叫「映月」乃跟音乐无关,这显示他们的国学知识太贫乏了。在中国文学之中,「明月」从来不止於指天上那个叫月球的星体,而是深具人文和美学意义的象徵。最为人熟悉的「水调歌头」,苏轼劈头就问:「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早就把明月结连到饮酒,是故酒楼名字多有「月」字,乃大有来头。再读李白的诗,更多的提到明月。就如「月下独酌」,首句是「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如此「月」已非天文学意义的「月球」,而是深具感性的情怀。另一首李白的诗更是悲天悯人:「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唯愿当歌对酒时,月光长照金樽里」。到了这个境界,「月」已升华至人生哲学的层次,不单跟诗词有关,更与音乐互为表里,两位一体了。

  可惜好端端,耐人寻味的「映月」变为划公仔划出肠的「翠韵」,而「楼」又自贬为「轩」,这就是今日的香港,自废武功,好的变坏,清的变俗,酒楼名如是,人名也如是。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品兰集】

【传道故事】

【信.道.灵.心】

【四环九约赏教堂】

【城市心灵】

【婚姻这回事】

【家庭牧养】

【平视人生】

【广荫颐养】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记】

【谁明宣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