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台剧演绎生死教育
凭信仰传递平安盼望

2790 期(2018 年 2 月 11 日) ◎ 要闻 ◎ 专访:本报记者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生老病死是人生必经的阶段,可是「死亡」却是华人社会的禁忌,更成了不可触碰的话题,结果不少临终者遗愿未了,亲人终身遗憾。然而在基督教信仰中,离世只是重返天家的路径,如能适当地向公众进行生死教育,不但临终者心存盼望,挚亲亦能得着安慰。有机构於本月初,将生死课题以舞台剧方式呈现在观众眼前,引发观众反思生与死之间的关系。

  舞台剧由圣公会圣匠堂长者地区中心及丁剧坊举办,名为「隐若同棺」(The Shadow Box),这出着名百老汇戏剧讲述三个垂死病人及其至爱亲人,如何一起走完人生的最後旅程。着名戏剧家麦秋正是该剧导演,他是资深表演艺术家,却鲜有人知道他曾任社工丶教师和传道人等工作,加上早年曾接受哀伤辅导训练,一直默默关心生死教育课题。他认为,戏剧可透过不同切面探讨议题,尤其面对生死话题,戏剧不像哲学讨论般「冷冰冰」,又不一定要以哭闹方式般煽情演绎。

  戏剧展信望爱精神

  故事发生在一个收容末期病人的疗养院中,分别描述一个好爸爸丶文学作家及痴呆妈妈临终前与亲友的片段。其中,痴呆妈妈一直挂念死去的小女儿,大女儿见状不忍,为了让母亲有生存的希望,竟假扮妹妹写信给她,自己却因此承受极沈重的压力,最後发现母亲一直以意志力等候小女儿回来才肯「离开」。

  麦秋期望观众透过舞台剧,尝试了解临终亲友的心愿,并反思达成心愿的方法是真实还是虚拟的,不要欺骗病者或隐暪病情;如临终者心愿是等待已离世的人回来,亲友便要懂得处理,否则只会延长病者和家人的痛苦。

  此外,剧中也隐若提到「信望爱」三种精神,他称故事中三个主角都各有盼望和心愿,例如爸爸等待妻儿前来陪伴最後一程丶文学作家等待事业有成丶痴呆妈妈等候死去的女儿等。惟他强调,盼望中必须有「信」为基础,否则便成了虚拟的妄望,如没有信仰在心中的盼望更是假的。最後是「爱」,剧中角色都以不同方式表达爱,有些表现潇洒,有些自以为是,有些逃避现实,各人都在爱与被爱中挣扎。「表达爱的方式应因人而施丶因时间而异才有效果。」

  剧中情节对白令人眼眶泛红,不少观众都被台上的演员感染,剧院内抽取纸巾之声不绝。惟麦秋却称,剧中十一位演员均没有亲人患病离世的经验,所以他常把人生经历告知演员,让他们理解病者丶亲属丶医护人员的心态和行为。此外,他们又探访了赛马会善宁之家,了解临终病人的实际情况,将现实生活的感受带返舞台。他笑言:「角色的经历,等於这班演员对人生上了一堂实在的生死教育课。」

  

  反思悲剧背後意义

  圣公会圣匠堂长者地区中心安宁服务部高级服务经理梁梓敦,平日从事哀伤辅导丶生死教育和临终关怀等工作,今次更担任「隐若同棺」监制一职,与麦秋一样希望透过舞台剧,探索「生死」这个恒久的问题。

  多年来推动生死教育和辅导丧亲者,他可谓见尽悲欢离合,也深深感受到社会对生与死价值观的扭曲。他认为,人们常把「生老病死」挂在嘴边,实际上只集中讨论「生」,故社会常标榜冻龄丶美颜,彷佛要远离人会变老和死去的事实。「生老病死除了是自然现象外,还给予我们一些生活智慧和体会。」他以患病为例,小病让人了解健康的重要,大病让人学懂珍惜所拥有的,即使身患绝症,也是一个与家人享受馀下光阴丶修补破裂关系的机会。可是,社会却刻意逃避死亡和疾病的议题,慢慢忽略了悲剧背後的价值和意义,只追求金钱和地位,结果人在过程中走向了极端。

  剧中,一位好爸爸希望在临别前,让妻儿知道自己将离世的事实,可是妻子却不肯面对现实,甚至没有勇气陪他进入疗养院,走完人生最後一段路。这故事让梁梓敦感受至深,深切体会到面对挚亲患病的痛苦,以及临终者希望珍惜剩下时间,与家人相聚的遗愿,这亦是他在临终关怀中最常出现的片段。然而,人总爱花时间娱乐,往往不愿花时间与重要的人相处,结果彼此嫌隙愈来愈深。他指,生死教育其中一个重点是带出「时间有限」,「你以为自己有很多时间,但你却不知道对方有多少时间,这故事给予我这种感觉。」

  信仰给予平安盼望

  基督教信仰相信人有永恒的生命,他直言舞台剧让他加深了这方面的确信。他解释,当人面对生死关头,除了需要安慰和支持外,更重要是有盼望及知道死後的去处,因为盼望令病人感到由心而来的平安。「如死後甚麽也没有,这其实十分绝望,相反如病人知道死後还有事情发生,而且是好的,我看到的是一份安慰与平安。」

  不过,以信仰安慰丧亲者也须注意演绎方式,他指信仰同时包含了罪丶审判和惩罚的概念,若从此角度出发,病者必然觉得上帝要惩罚自己,家人也会因此受伤。所以他认为安慰丧亲者,必须从宽恕与怜悯的角度出发,才能说出安慰人心的说话。「我们可以说:『我不知道你为何会患上这个病,也不明白上帝心意,但相信不论以往做过甚麽,上帝会宽恕你丶体裇你的病丶怜悯你的担忧。』」

  在临终关怀路上,他看到不少病患者虽然数十年没有回教会,却希望在人生最後阶段再次抓紧信仰,他的工作便是邀请牧师前来,鼓励和为病患者祈祷,为病人重新建立与上帝丶家人沟通的桥梁。他又提到,明白家属无法面对亲人离开,但强调双方都必须接受死亡的事实,否则将失去仅馀相处的时间,就如剧中一直逃避的妻子,她最终亦愿意陪同丈夫进入疗养院。此外,他重申要尊重病人的意愿,尽量维持其生活习惯,过程中病人自会感受到家人的爱,家属也因看到其满足的神情而欣慰。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品兰集】

【教会触觉】

【特稿】

【传道故事】

【信.道.灵.心】

【四环九约赏教堂】

【城市心灵】

【家庭牧养】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