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国两制与一地两检

2785 期(2018 年 1 月 7 日) ◎ 牧心世情 ◎ 陆辉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去年十二月底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一地两检」安排後,坊间反对及支持声音不绝。首先是一地两检关注组及个别人士提出上述安排违反《基本法》,然後是建制派人士为上述安排解画。之後是大律师公会发表声明,认为有关决定是《基本法》最大的倒退,然後是政府及政界重量级人马出来回应,开始点出问题焦点:《大陆法》(中国宪法及法制)与《普通法》(英国法制及本港的法制)对《基本法》理解的差别:全国人大常委会以《大陆法》理解《基本法》及「一地两检」的安排,重点放在以立法原意来理解一个《基本法》定稿时未能预视的现象;而大律师公会则以《普通法》理解《基本法》,重点放在条文的字义,因而强调「一地两检」的安排没有法律的基础。

  这正正是一国两制下衍生的问题。一国两制是前所未有的安排,主要的构思是在社会主义的制度下,让本港可以实行资本主义制度。在实践的时候,不单单在经济制度上受到影响,在法制上亦受到影响,因此《基本法》定出了界线,厘清了范围,使这史无前例的制度可以落实。过去二十年虽有一定的张力,例如倾斜於一国,或是倾斜於两制,然而大致上亦能运作。《基本法》决定性因素是解释《基本法》的权力在全国人大,因此是次对「一地两检」的争议,各方都没有质疑这决定性因素。相信随後的发展,按一国两制的精神处理,事件理论上可以得到完满的解决。

  笔者尝试以平民的角度来理解:笔者用了苹果手机,太太用了三星手机,在苹果手机适用的应用程式,不能在三星手机适用,因为两者的操作系统不一样。若要在两种手机上适用,需要作出调适,才能在两个操作系统中共用。

  在《大陆法》的决定性因素下,如何在《普通法》框架下找到支持,就是「一国两制」与「一地两检」的关键了。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品兰集】

【联会新会堂巡礼】

【传道故事】

【信.道.灵.心】

【四环九约赏教堂】

【城市心灵】

【家庭牧养】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