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贫穷

2785 期(2018 年 1 月 7 日) ◎ 平视人生 ◎ 李灏麟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宣明会拍了不少YouTube影片,其中一辑名为Walking in Sabina's Shoes,讲述一个水的故事。

  故事主人翁 Sabina身处非洲大陆,七岁开始便要走到老远的河边为家人背水。这段路长满荆棘丛,突出的针棒比成人的手指更长,稍一不慎,发丝被风一扬就卡住了。这段路动辄花耗两三句钟,背上的水桶往往有半个成人的重量(逾三十公斤),沿途留下的足迹可媲美渣打十公里跑手。这段路天天都要走,不只一次而是两次,甚至妊娠期间也不例外。难怪,片中的宣明会同工亲身体会过後,尽管仍不肯定「艰辛」(arduous)的英语怎麽拼,却对此字产生最血肉的感受。同工补充,提起水桶的刹那,感觉犹如一名俄罗斯举重选手。

  我们行几步,Sabina跨数里;我们扭一扭,她却要扛啊扛。於我,开水龙头已惯常得不假思索;於她,背大水桶却劳累得不想习惯。更糟糕的,是她每一天的清醒时刻,大部分均被这种劳役占据,剥夺了她一个个自我发展的机会,例如接受教育或培养兴趣。其实,我们谈论贫穷时,着眼点大多放在收入方面,而忽略了时间亦是一种资源,穷人往往要赔上不少来处理一些我们想当然的事。有学者称之为「时间贫穷」(time poverty)。

  这个「时间盗贼」不仅袭击远方的他者,还会偷偷窜入我们近邻的家。刘太是香港人,一家四口住在百多尺的劏房,月租四千五百元。由於空间有限,每次开饭先会开摺枱丶摺櫈。吃过晚饭不久,又要进行另一仪式。「每一晚睡觉前,」刘太解释,「我都会将个柜推入去,扫地抹地,然後再铺床,让小朋友睡觉。每一晚都要做一次,然後再把被丶床褥和枕头铺出来睡觉,第二天起床又再收起来。如果儿子在,他会捣乱,不会这麽顺利铺来,就会是『你起身,我未铺完』这样子,叫几百次。」

  对Sabina和刘太而言,经上一句「我来了,是要叫人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又有何意义呢?也许,她们在「生存」的边缘徘徊,谈不上太多「生活」,更遑论丰盛了。新年伊始,愿我们可多作地上的和平之子,关注这一个议题,让更多人可从「时间盗贼」的捆绑中得释放。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品兰集】

【联会新会堂巡礼】

【传道故事】

【信.道.灵.心】

【四环九约赏教堂】

【城市心灵】

【家庭牧养】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