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我的朋友

2785 期(2018 年 1 月 7 日) ◎ 城市心灵 ◎ 吴思源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在澳洲工作的小儿子告诉我,他同屋的香港留学生有一晚半夜突然腹痛,疴呕大作,他连夜开车送他到最近的医院,原来是食物中毒,经诊治後到天光可以出院,回家後儿子先为他烧一锅白粥,然後匆匆上班。如是者差不多一个礼拜,友人渐也康复过来。

  我问儿子那几天劳累吗?他说还可以,烧烧白粥而已,没甚麽劳累的,只要那位年轻人早日康复就好了。儿子再补充了一句,那年轻人没有父母在身边,有病起来会很害怕,他能够做的就是让他知道有人在他身边。我为儿子懂得这样想感到安慰。

  卢云神父在他的着作《负伤的治疗者》(“The Wounded Healer”)一书中,写过一个真实的案例。一位年轻院牧去探候一位快要接受截肢手术的中年病人,这病人是一个专门帮忙收割禾草的工人,他向院牧诉说自己无亲无故,大半生就在等待每年收成的季节去开工,现在快要截肢了,将来也没甚麽好等待的。年轻院牧听完他的诉苦,心中虽为他感到难过,但又觉得无事可做,只是唯唯诺诺为他祈祷完了,而最後这位病人就在翌日手术後因并发症而过身。

  卢云神父在书中记下他对这位年轻院牧的说话:你不必告诉他人生有甚麽意义,也不要说些只要心存盼望甚麽难关也会度过之类的美言,只需要对他说:「不要担心,明天我会在手术室外面等你,你做完手术张开眼睛的时候,我一定在那里。」卢云神父接着总结说,人只要知道有人(那怕是一个人)在等他,他就有生存下去的意志。

  我很欣慰我的儿子懂得给人这样的希望。病的时候有人接送去医院,回家後有人为他预备食物,黄昏时有人回来看你,这样他就不会感到孤单,因为有人在自己的身边。

  台湾女作家张曼娟,曾以细腻的文字描写人是何等需要朋友:

  「有些人成为我的挚友,有些人成为我的夥伴,有些人根本素昧生平。他们的微笑与支持;他们的体贴与情爱;他们的激励与提携,就像在黑夜的渡口,施放一束又一束璀璨的烟花。」

  张曼娟着《烟花渡口》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品兰集】

【联会新会堂巡礼】

【传道故事】

【信.道.灵.心】

【四环九约赏教堂】

【城市心灵】

【家庭牧养】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