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闪耀

2781 期(2017 年 12 月 10 日) ◎ 平视人生 ◎ 李灏麟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认识一个有趣的四人家庭。爸爸曾当厨,现转为全职家庭主夫,妈妈则任市场行政,大哥准备升中,细妹就读初小。一次晚饭,女儿弄翻餐碟,饭餸毫不留情扑向连身裙。好爸即时幽默回应:「喔,原来囡囡穿的是围裙!」饭後,他拎出一封英文信,自豪地说:「拔萃寄给大哥的升中面试信!」

  女主外丶男主内,一家依然乐融融。现实一点,後工业社会对体力劳动的需求锐减,男生不再吃香。另一边厢,女生升读大学比率已逾男生,求职前景更为乐观。「家庭主夫」似乎有客观条件支持。

  可是,逆转性别分工也不理想。更好的境界该是交替,你干干这丶我干干那,久不久就换位。合作社是个范例,女工们上至买办入货丶室内设计,下至当更销售丶收银找赎,同工均会轮流角色。想一想,有趣的与枯燥的工作一一共享,人的所长会否更加全面发展?

  我想说的,是「贡献公义」(contributive justice)的问题。无意贬低基层工,所谓「手板眼见功夫」不少都大有学问,但无可否认,职业的挑战性确有阶级之别。找到一份好工,我们便头戴光环,耳畔迎来掌声。所以职业分工除了影响人们怎样看我们丶我们怎样看自己,还会深入骨髓,左右我们成为一个怎样的人。《三字经》一句「性相近,习相远」,细嚼英译甚具启发:「The nature of human beings is similar, but their habits make them different.」清洁工人就算获得最低工资,受到分配公义(distributive justice)保护,仍会滞留一个相对枯燥的处境,难以实践自我。职业无分贵贱,恐怕只说对了一半,毕竟所作陶造所是,优质职业自然优化人生。

  我们或会非议,十只手指不是各有长短?分工有其道理,如果劏狗的也可捡起手术刀,社会只会多了个蒙古大夫。然而,现代经济学之父Adam Smith以下一番话又暗藏玄机:

  「人与人之间才能上的差别,事实上比我们所感觉的要小得多。人们壮年时在不同职业上表现出色的不同才干,在多数情况下,与其说是分工的原因,不如说是分工的结果。就算两个最风马牛不及的职业,譬如哲学家与搬运工人,两者之间似乎并不反映天赋上的差异,更多是由於教育及习惯使然。」

  哲学家与苦力,假如反映的不是天赋才能而是分工後的结果,那麽贡献公义便成一门重要课题了。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释经讲道】

【品兰集】

【教会触觉】

【传道故事】

【信.道.灵.心】

【城市心灵】

【家庭牧养】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记】

【路德的苹果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