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少年自杀问题严峻
多角度探讨可行方案

2780 期(2017 年 12 月 3 日) ◎ 要闻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近年学生自杀事件频生,自二零一五年八月起已有七十五名学生自杀,当中包括三名小学生丶四十名中学生丶三十二名大专生。政府丶教育界及基督教团体在学生自杀问题上扮演着怎样的角色?基督徒关怀香港学会已於十一月二十四日举办「自杀还是他杀?」研讨会(二),从政治丶教育制度和信仰方面,反思教育方法及政策,探讨可行方案。

  自杀问题 追溯寻死原因

  立法会议员邵家臻开宗明义说:「七十五个青少年不是数字,而是故事丶生命。」 他指,今年的施政报告重点只放在经济发展,民生议题关注严重不足,对青少年自杀问题更是只字不提。上月施政报告答问大会上,邵家臻谴责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对学生生命的鄙视及冷漠」,并要求政府尽快召开「关注学童自杀高峰会」,但只换来一句「不用激动」。他表示面对七十五条生命,他可以更加激动,惟他反问,在只顾经济的政府眼中,到底一条命值几多钱?

  现在是一个「被」的时代,有人被自杀丶被就业丶被失踪丶被自愿,甚至有学生团体发起「防止青年被杀协会」。他认为这些自杀的学生是「被」自杀的,所谓「被」正是指一羣没有话语权人士代表的无奈。

  他解释,政府处理学生自杀问题时,往往只会制造一个「Check list」评估人的自杀指数,或者责怪网络渲染自杀信息,甚至将学生自杀原因归究於提出关注自杀问题的议员。相反,相关团体处理学生自杀问题时,首先会将此归类为被自杀,并非单单将问题成因归究於「教育制育」或「社会的错」,而是停下来思考,自杀者在生活上面对的问题和困难。

  另类教育 反思其他出路

  教育大同总干事张惠侣分享,如何在香港实践主流教育以外的其他出路。她以教育大同尝试推行LBD(Learning by doing)课程为例,为小朋友提供自由发挥的空间,透过设计丶阅读和游戏,做到自主学习和全人教育。她认为,推行LBD课程先要老师愿意「放手」,在学生安全及尊重别人界线的前题下,尽量给予他们自由。此外,LBD课程不计学分,即使未能完成最後的作品也没关系,因课程不鼓励竞争,最重要是享受学习的过程。

  她指出,具体实行上可将一般小学课程,改为上午教授学术知识,下午进行LBD课堂。她坦言,部分家长一开始也难以接受这种教育方式,但经过了解课程目的和方法後,大多表示理解及支持,现时已有不少学校主动联络机构希望加入LBD的行列。

  除了教育制度外,学生的压力来源也来自家庭。她表示,家长教育小朋友时,多会只讲「不准」却很少向他们解释原因,而且以控制的方式进行教育,没有真正尊重和理解小朋友的需要,影响到他们日後成长。相反,如果家长放弃以「高控」文化教育小朋友,便能在他们心中种下光明的种子。

  灵性塑造 减轻自杀诱因

  香港中文大学崇基学院神学教牧事工部主任王家辉牧师指,触发学生自杀的原因有三,第一是未能处理严重的情绪困扰,如抑郁丶失恋等;第二是希望以死脱离痛苦,如压力或欺凌等;第三则是一种沟通方式,以死亡作出控诉或报复,令使他痛苦的人感受他的痛苦。

  他又提到,自杀的风险因素包括个人性格丶社经状况和病理学如家族自杀史等;相反,如有良好的控制情绪技巧丶对生命教育和死亡态度的认知丶健康的人际关系丶社区资源的援助等,则可成为保护性因素,减低自杀的风险。他解释,一个人即使风险因素大,但有保护性因素作为缓冲区,或能暂时令他不去自杀,甚至彻底放弃自杀念头,反之亦然。

  美国不同研究调查均指出,灵性在防治自杀中担当重要角色。「灵性」不单指人与上帝的关系,更包括了个人与他者丶自然界和自身和谐关系。一般而言,自杀者通常感到生命没有意义,或羣体支援薄弱,信仰系统和信仰羣体正好为这两方面带来帮助,从而减轻自杀诱因。此外,灵性塑造也能为人带来社羣的支援,社羣支援不单是父母的责任,朋辈丶教师丶社工丶教友甚至医生都是支援之一,如能及早发现问题,尽早处理,结果或许会大不同。

  王家辉牧师总结,现时社会扭曲的价值和制度令人产生巨大的压力,教会应作出抗衡,提出另类选择,以及注重全人灵性教育。他表示,理解现时办学对学校指标有一定要求,但吁教会反思办学的目的和意义,「教会办学是否只是与世界看齐?如果与一般学校没有差别,那为甚麽教会要办学呢?」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释经讲道】

【品兰集】

【特稿】

【传道故事】

【信.道.灵.心】

【城市心灵】

【家庭牧养】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记】

【路德的苹果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