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年代香港基督教出版业综览

2779 期(2017 年 11 月 26 日) ◎ 阅读转化生命 ◎ 梁冠霆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一丶华文市场的调整:基督教刊物的新陈代谢

  

  东南亚的政治因素

  中共建国前後,香港逐渐取代上海成为基督教华文出版重镇。短短二十年间,书籍和基督教杂志出版如雨後春笋,六十年代末才有重大转变:东南亚华侨所居留的国家,纷纷限制他国语文学习与使用,这意味中文刊物在东南亚销场日益收窄。

  一九七零年至一九七三年,《灯塔》丶《圣经报》及《青年良友》先後停刊。主要原因也是东南亚销场收窄和经济考虑。

  不少原来由差会或其他补贴下勉力维持的刊物,也於七十年代相继停刊。道声出版社丶浸信会出版部丶及基督教文艺出版社都有类似情况。

  

  传统杂志的停办与革新

  《圣经报》的停刊,唤醒部分人士兴革报刊。一九七三年,支持者以「圣经报社」名义续办刊物,而内容上已略有调整。直至一九七七年,该报由当时新成立的天道书楼接办,内容随之转向学术类研经。

  中华传道会於一九七五年停办《晨光报》,另编《分享月刊》。新刊物着重基督徒的生命及日常生活的交流分享,不欲与其他宗教刊物内容重复。

  圣道出版社(前中国布道会出版部)的《生命杂志》,面对七十年代的停刊潮仍能勉力维持,除了因为有北美市场支撑,读者捐款也十分关键。

  

  基督教的新锐杂志

  《突破》杂志和《突破少年》可说是新锐杂志的代表。一九七四年,《突破》杂志正式面世,面向普罗大众,是一份向本土发声的杂志,也立足於香港。杂志选定的对象是具中学水平的读者。创刊号初出,市场反应十分热烈,共销出万馀份,其後每期发行两万份,声势浩大。《突破少年》,并於一九七九年创刊,深得各界肯定,资深儿童文艺工作者阿浓对这份杂志亦赞誉有加。

  此外要关注的是大专的出版动向。香港大学基督徒团契於一九六零年创办的《橄榄》可说最具代表性,一九七三至一九七四年度该刊锐意革新,希望能成为一份属於大专界丶神学生与教会领袖的先锋杂志。由於《橄榄》对信仰以至教会的叩问不无颠覆性,部分教牧视之为禁书,它终究只是一份小众读物,实际销量最高时也只有千馀份。

  另外,一九七二年成立的香港学园传道会,出版《挑战》双月刊丶《基督徒灵命长进十阶段》丶《可传递的信息》等,对大专福音工作具相当影响力。

  当时亦有个别院校尝试出版福音性刊物,值得一提的有中大团契的《大学站》。该报始於一九七七年,创立成员共十六人,维持五年。

  

  异军突起的《抉择》月刊

  《抉择》月刊是由葛培理布道团主理的杂志,每期均有葛培理文章及布道团消息,中文版於一九七三年面世,并发行至东南亚及美加华人之处,可说是当时异军突起的华文基督教杂志。该刊同时招来一些批评,认为它是葛培理的喉舌刊物,而且不够本色化。

  

  二丶自养丶合作与本色化的道路:基督教出版界的检讨

  综观香港华文基督教杂志的演进,大概可反映出一种破旧立新的趋势,舆论多强调发扬本色教会精神。总括来说,就是:文字工作要走上自养的道路丶合作的道路和本色的道路。

  

  自养的道路

  殷颖牧师最早提倡基督教出版机构要迈向企业化,这种说法甚具颠覆性和争议性,因隐含「教会文字」并非优先的意味。有些文字工作者显得忧心忡忡。曾任证道出版社编辑的陈锡麟指出,教会出版工作已陷入某种危机,部分出版机构已走上「迎合」读者趣味的路。

  由於自养离不开营销和发行,故此部分文字工作者关注营销和推广方面的现况。曾担任《青年良友》及《分享月刊》主编的梁荣生指出,宣传工作是基督教出版社最薄弱的一环。建道神学院的胡问宪亦指出,出版物与读者距离太远,介绍渠道十分稀少。

  

  合作的道路

  第二个议题,是如何走上合作的道路。基督教文艺出版社编辑陈举献议,建立统一的出版和销售机构,避免出版物重复,增强文字布道工作的效能。陈锡麟亦提议基督教出版社应从速编制联合目录,或构建新书推介的有效途径。

  除此以外,浸信会出版部总干事徐松石献议,鼓励每间教会设立图书部。至於出版社与神学院的合作,大致上是指人才提供及联合出版。

  

  本色化的道路

  第三个备受关注的领域自然是本色化问题,可概分为「基督教文字本色化」和「本色化神学建构」。

  基督教文字的本色化方面,主要针对教会出版界翻译作品太多丶华人创作稀少的问题,增加华人原创着作比例,向来都是业界的基本共识。

  在神学思想发展的层面上,虽然有不少教会领袖提出本色化的重要性,但本色神学的着作一向稀少,这与华人教会神学人才不足有关。

  无论从基督教文字本色化或本色化神学建构两方面看,教会出版尚有很大的缺口尚待填补,两者皆与神学教育的发展步伐息息相关。

  

  三丶转型丶创新与协作:基督教出版界的演进

  

  华人接棒的趋势

  自六十年代末,本色化的呼声催促了由差会主导的教会出版工作,移交华人主理,中国主日学协会香港分会是最早由华人接手的机构之一。一九六七年,分会负责人费恩华教士(Miss Grace S. Jephson)交棒给薛孔奇先生。同年夏季,「中国主日学协会香港区会」正式成立,由中国信徒负起全责。

  一九六七年,基督教文艺出版社有鉴於苏佩礼牧师(Rev. H. W. Spillett)退休,於是邀请黄永熙博士回港主持社务。

  一九七零年四月,浸信会出版部的李约翰(John Raborn)辞去总干事一职,改任司库及事务主任,总干事由徐松石牧师担任。

  殷颖牧师是道声出版社首任华人社长,一九七一年上任。由於兼长港丶台道声出版社,殷颖每隔三个月便需往返港台。副社长兼总编辑由颜路裔担任,负责襄助社长。

  从上述发展可见,除宣道书局外,其他较具影响力的宗派出版社,先後步入华人自理阶段。如何建立富本土特色的出版事工,继而迈向自养,对任何一位华人社长来说,都绝非简单的任务。

  

  其他主要出版社的发展

  自七十年代中开始,圣公会出版社开始重修灵修材料,编写少年励志图书,也重订圣经课本。一九七八年,「圣公会宗教教育中心」成立,为港澳教区的宗教教育及出版事工开拓了新领域。

  此外,书室事工亦纷纷开拓:神召出版社开办「恩慈书室」;中华传道会东亚教区,开办「分享书室」;亚洲归主协会年筹办「亚协书舍」;香港路德会文字部於又一村开办「协同书局」。

  值得补充的是,除了出版机构陆续增设门市,不同教会也开设书室,如:新生命书室丶青年书室丶基培阅览室等,此为七十年代香港教会发展的一个特色。

  

  圣经出版的演进

  沈寂一时的中文圣经新译工作,在七十年代也显得异常蓬勃,率先面世的新旧约圣经译本为《吕振中译本》(1970)。

  真正属於那时期的圣经翻译计画主要有四:一为「中文圣经新译会」的新译本;二为国际新力出版社(Living Bible International)香港分社出版的意译本;三为亚洲归主协会属下「中国圣经出版社」的意译本。最後,是由联合圣经公会推动的译经计画。

  随着七十年代圣经新译运动的兴起,《每日读经释义》也作出革新。为消除文化及文字运用上的距离,香港读经会决定将内容全面本色化,於一九七二年改由华人撰写。

  

  天道书楼的诞生

  《新约全书新译本》於一九七六年面世,同年十一月,容保罗创办「天道书楼」,设总办事处及门市。

  书楼早年已着力翻译入门级的研经类及神学类书籍,例如:《加拉太书研经十法》丶《新约文件可靠吗?》丶《基督教教义概要》等;八十年代初,更取得美国Zondervan出版社「研经导读丛书」的中文翻译权。在华人原创方面,天道书楼又与新成立的中国神学研究院推出「教会圣工丛书」及「神学与实践论丛」。

  

  神学教育与文字事工的深化

  至七十年代,神学教育与文字事工开始有更紧密的协作。据滕近辉牧师的观察,到了六十年代,美国福音派运动萌发,开始注重神学研究与论着,福音派神学开始扎根,至七十年代开花结果,亚洲的神学教育也受到影响。

  自七十年代开始,福音派一改过去排斥神学教育的态度,反而积极参与。一九七二年,四十多位来自亚洲地区的华人福音派神学工作者,参与在香港举行的「中文神学教育研讨会」。是次研讨会之後,在六十年代末酝酿成立的中国神学研究院,也在香港提上议程。一九七五年,中国神学研究院正式成立,下设「福音传播与中国文化研究中心」,成为神学院与教会和机构之间的桥梁。

  在联合出版计画方面,中国神学研究院早年主要搭档天道书楼出版,於一九七七年又策画出版一本集合串珠丶经文注释丶逐卷简介和查经指引於一身的圣经。一九八五年,院方与证主联合出版的《圣经——串珠.注释本》正式面世,是神学院与出版社合作出版的重要结晶,单是预售已超过一万本。

  信义宗神学院於一九七七年的组成,也是华人神学教育方面的另一重大发展。改组前夕,《神学与生活》正式创刊,该刊是本港最早的神学杂志之一,是本地神学院出版学术期刊的先行者。

  七十年代华人神学教育的发展令人兴奋。可是,中文原创神学书籍仍十分缺乏,如何能使出版界有兴趣和能力出版中文神学书刊,仍是一个问题。但无论如何,神学教育专业化的趋向,或多或少推动了文字工作要迈向专业化的需求。

  

  合作的起点:基督教出版人联合服务社

  基督教出版界一直未有建制性的联合组织,一九六六年成立的「香港基督教文字事工促进会」,严格来说仅属联谊性或交换意见的平台。

  及至一九七六年,基督教文艺出版社有感仓库问题是未来发展的隐忧,於是与道声出版社商量对策。因解决仓库问题涉及庞大资金,遂决定联同向普世基督教传播协会申请协助,而回覆是,希望他们再将组织扩大,邀请更多同业参加这项联合事业。随後,浸信会出版部丶宣道书局丶证主丶亚洲归主协会丶天道书楼及基督教文工团(晨星书局)获邀加入,组织成「基督教出版人联合服务社」(United Christian Publishers Service Limited,简称U.C.P.S.),於一九七七年十一月一日正式向政府注册成为合法团体,并组成筹备委员会。

  基督教出版人联合服务社的成立,是业界走上合作道路的开始,先由购买联合货仓开始,继而在物流工作等各方面寻求合作空间。基督教出版界慢慢建立起某种业界的身分意识,继而转化成联合行动。这些发展,为八丶九十年代的香港基督教出版业,开展出一个迈向合作化的局面。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品兰集】

【传道故事】

【信.道.灵.心】

【城市心灵】

【家庭牧养】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记】

【路德的苹果树】

【阅读转化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