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进!莫思停

2776 期(2017 年 11 月 5 日) ◎ 路德的苹果树 ◎ 张振华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人居住的地理环境,着实会影响人的性格。一些住在海边或是岛国的民族,诸如英国人丶挪威人丶荷兰人,终生与海洋搏斗,与海为友,亦与海为敌,常常想着的就是征服变化多端的大海,於是展现出征服丶倔强丶好奇丶高瞻远瞩的民族性格。与此同时,人类学家又发现大多数以农业立国的民族相对地比较保守,不轻言改变,因为务农民族的思维习惯是投放一年的栽种,才可以得到收成,如果之前的十一个月栽种期有甚麽不寻常的举动,就害怕会影响到收成。因此务农的人不敢轻举妄动,按照前人所教导的就算了。人类的历史发展,多少也是由海洋性格和务农性格相互激荡而成,彼此相生也彼此相克,没所谓对与错,只是性格的两面。历史要发展下去,就是在这两种性格中寻求平衡和互补不足。

  在初期教会时代,你会看到冒险的精神,门徒为着福音的缘故,四出传扬福音,甚至冒死也在所不惜;使徒保罗和其馀门徒就是活生生的例子,遍历刀剑的危险丶海难的危险和旷野的危险,十二使徒最终全部殉道。四世纪之後,教会成为了国家教会,逐渐只专注於内部事务,例如帝国和教廷的关系丶经院哲学的研究等等,其後由教廷开始,建立各阶级丶各制度。当一个使命团体耽於营役,亦即忘掉使命,未能与时并进之时,就开始向下低堕沈沦,这就经历了东西方教会分裂和几次十字军东征。我们脑海中对中古时期教会的状况,就是这几件乏善足陈的事。然而低堕之中,在十六世纪又出现了马丁路德的改革,於是教会又以回到圣经去的激励中,重新探索丶经历丶寻找新事物以回应信徒的需要。但随後的百多二百年,不同教会又因着需要界定自己是一班怎样的基督信徒,於是又展开新一轮的内向之旅,专注於宗派丶教义丶信条的事情,而这些讨论一拉长来做,自然又将信仰生活变得枯燥,缺乏动力。但在这一丶二百年之後,又出现了奋兴运动,先是约翰衞斯理的复兴运动,其次就是大宣教的年代,而伴随大宣教的年代,就是灵恩运动第一丶第二波的出现,席卷欧美各教会。

  在二十至二十一世纪的大宣教年代,福音从美洲和欧洲传到非洲和亚洲,而非洲和亚洲的基督教会亦在近一百年的发展中满有活力。差遣丶远行丶宣扬的事迹举目可见,包括戴德生丶施务道丶李文斯敦丶理雅各丶郭士立等等,唯独因信称义的福音来到中华大地,刚好超过二百年。

  香港教会在过去五丶六十年,做了很大量,非常大量的福音工作,虽然我们知道基督新教的教会会友人数长期只占香港人口的百分之五至六,但我们也不要妄自菲薄。在过程中,福音的影响力是深入香港人的心坎中,传福音工作从未停顿,当下也有此时此刻的挑战和机遇。

  从历史的角度来看,由盛转衰,或由衰而回勇;抑或对外丶对内均互有交替。当下,整个世界急速地运转不停,特别在香港这个地方,空中掌权者的势力不断引诱上帝的儿女走向败坏,上帝让我们过往偏安在香港六丶七十年,过去我们的学生福音运动丶营会和小组办得如此有声有色,栽培出来的门徒正正就是要为这时刻奋战。当下香港,不要让传福音的圣工在我们手上停下来,反而应该在我们手上继续挑旺。思进!莫思停。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释经讲道】

【品兰集】

【传道故事】

【信.道.灵.心】

【城市心灵】

【家庭牧养】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记】

【路德的苹果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