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事工的社会学

2774 期(2017 年 10 月 22 日) ◎ 城市心灵 ◎ 吴思源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陈喜谦牧师在其着作《在这些年间》忆述上世纪五十至七十年代香港学生福音运动的发展和沿革,令人惊讶这个年头可谓「粒粒巨星」,年方二十岁出头已挑大梁。犹记得七十年代末期香港基督徒学生福音团契有「六叔」:为首者乃「谦叔」(陈喜谦),其他四位分别是「根叔」(余慧根)丶「斗叔」(钱北斗)丶「芸叔」(苏芸英)丶「华叔」(曾立华)和「伟叔」(李伟赐),事实上当时除「谦叔」年过四十,其他也不过三十岁馀,但已看来老成持重。

  那年代教会尽收天下才俊豪杰,原因之一是当时的青年人满有理想,肯为理想付出甚至牺牲。《在这些年间》书中提到发生在一九六一年三月的一件大事,叫做「圣保罗七子」事件,七位就读於圣保罗中学的高中学生,因受当时被认为「灵恩」的思潮影响,热衷於祷告和个人布道,被校方「劝喻」收敛,但七人不服,认为要顺从神不顺从人,结果甘愿被开除出校。圣保罗中学当时是所名校,七位学生原本品学兼优,必可升上港大,但他们就是宁愿被开除学籍,也要坚持信仰的理想。

  「圣保罗七子」的遭遇轰动了当时的教会界,也间接激励了许多年轻学子委身福音事工。如果说香港教会於上世纪七十年代迅速增长,那麽早十馀二十年冒起的一大羣青年基督徒,就是後来教会以至福音机构的中流砥柱。坦白说,没有这一羣基督徒,香港教会不可能在七十年代如雨後春笋般蓬勃发展。

  今日香港教会也注重青年工作,说教会不能任由「老化」,要培育年轻人接班,又说教会多老人只会暮气沈沈,要挤满青少年才够活力和朝气。有些教会则积极研究吸引青年人的方法,务求令教会youth friendly,於是在敬拜赞美的形式上绞尽脑汁。回看六十年代的教会却不是这样,当时要求年轻人要牺牲丶要委身丶要付代价。那个时代的青年信徒,读的多是陶恕丶John Stott丶Paul Little丶Michael Gree丶Francis Shaeffer等的作品,向往的是委身丶背起十字架丶付代价丶为主受苦丶放下主权丶舍己等操练。

  时移世易,六十年代的年轻人今日已垂垂老矣,惟他们的坚毅执着,很多仍坚持到今天。只是新一代的年轻人,生於安逸,成长於香港甚麽都不缺的九十年代,个人主义盛行,性情娇纵,要他们如昔日「圣保罗七子」般牺牲,就算他们肯,他们的父母也不肯。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品兰集】

【特稿】

【传道故事】

【信.道.灵.心】

【城市心灵】

【家庭牧养】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记】

【路德的苹果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