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如何解读自杀现象

2774 期(2017 年 10 月 22 日) ◎ 教会之声 ◎ 吴思源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随着新学年启始,原本稍为缓和的青少年自杀数字又告飊升,十月初曾於一日之内有四人自杀身亡,年纪最小者仅念小六,另一人则念中六。

  好好一条生命,人生尚未认真起步就寻死,我见犹怜。几年前日本出版了一本书叫《无缘社会》,一语道破新生代的精神贫乏丶失去生命力,原因不在於缺乏甚麽正确的价值观,而是因着整个社会及文化氛围陷於失序。这书痛陈甫踏入二十一世纪,「在高度成长的过程中,许多维系人际关系的传统逐渐被打破,个人与个人之间不再有任何关系及情缘。」

  若仔细追踪每一宗自杀的背景脉络,也必然找到一些令人神伤的蛛丝马迹。人生本来不惜代价要「求生」,现在却反过来千方百计「寻死」,一定是他觉得生再无可恋。《无缘社会》一书指出的,就是因为当事人失去了原本令生命有价值和意义的三大缘: 社缘丶地缘和血缘。「社缘」泛指一切深度的人际关系,包括同学丶同事丶近邻丶朋友;「地缘」泛指土地丶故乡及家园的归属感;「血缘」则指夫妻丶家人以及亲属的人伦关系。可惜随着社会的急剧变化,上述「三缘」渐次消失,人生顿觉苍白和孤立无援。至於所谓学业压力丶DSE失败丶失恋丶父母离异等等因素,顶多是自寻短见的「助缘」,真正的原因是更深层次的社会和人文生态环境的沙漠化和贫瘠化。

  今日香港新生代的处境,就是物质上丶科技上空前富裕,人伦上丶精神上却前所未有的空虚和贫乏,就如旧约以西结先知笔下的以色列遗民:瘦弱丶有病丶受伤,被逐,失丧 (西三十四4)。「我的羊在诸山间丶在各高冈上流离,在全地上分散,无人去寻,无人去找。」(西三十四6)社会崩解,人心空虚,只迷离於手机网络和虚拟世界,或游失於商场巨厦的大千色相,生命顿失去一个可以为之生,也为之死的更高价值。

  教会可以做的,就是把这些原本珍贵的小生命一个一个的捡回,就如以西结先知所吩附的「失丧的,我必寻找;被逐的,我必领回;受伤的,我必缠裹;有病的,我必医治」。香港的教会和教会所办的学校和社会服务机构,比以前任何一个时代需要更大的慈悲心,不是只懂「仗义发声」,指责官员凉薄,或者只懂慷他人之慨,叫政府拨资源做这做那。政府当然有其责任,但自杀问题有如癌病猖獗,有其纵横交错的病理及心理原由,不是单拨资源办多些防癌讲座或多做癌症筛查就可以迎刃而解。教会要切记勿「离地」只懂从政策或资源角度看自杀的防治,而更需从心灵牧养和整体社会文化的层面着手,而这声音注定得不到传媒的报道,它是先知的踽踽独行,但这才是上帝所呼召我们做,也只有我们才能够做。

  吴思源(香港华人基督教联会慈惠部长)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品兰集】

【特稿】

【传道故事】

【信.道.灵.心】

【城市心灵】

【家庭牧养】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记】

【路德的苹果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