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的社会学(二)

2773 期(2017 年 10 月 15 日) ◎ 城市心灵 ◎ 吴思源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传统的圣诗,好像父母语重心长的叮咛,年少气盛时或嫌有点罗唆,长大後重温,才知它如清纯的微温开水,暖在心头。

  就如给小孩子唱的〈天父世界歌〉,「这是天父世界,我们侧耳要听,宇宙唱歌四围响应,星辰作乐同声。」不单说理,也重感情,字里行间蕴含天文知识,但作者不单描述宇宙星体的运作,也加上神学的诠释。

  另一首儿童圣诗〈美丽光明物〉,很具体地谈到小花丶小鸟丶青山丶流水;以至春夏秋冬四季。记得我念初小时,主日学教唱这首歌,至长大後,但凡上到高山,心中也不期然地哼出来。

  至於启发做人道理的圣诗,也是数之不尽,就如〈青年向上歌〉丶〈奋起歌〉丶〈赶快工作歌〉等,都注重基督徒「入世」的生活和安身立命的修为。传统圣诗的好处是它的「人观」乃有血有肉,从没有把人「灵化」为如被提到三层天,尽听超然物外的隐秘语言。

  即使是有关灵性的诗歌,因着传统圣诗的作者有比较整全及丰富的神学,故绝少流於偏颇,总连系於父子圣灵的三一上帝观。例如〈我灵镇静歌〉,重视的不是万马奔腾的汹涌灵意,而是降服在受苦十字架下的平安憩静。又如〈圣灵善导歌〉,讲及信徒在世途上的徬徨迷失,如涉足阴冷大河,惟靠赖牧者慈声导引,圣灵保惠师一步步带领回家。

  传统圣诗是「生活化」的诗歌,就如中国的古诗十九首或唐宋的诗词,多是来自生活,反思生活,这样才可应用於生活和改变生活。追溯这些圣诗的渊源,大多是近三丶四百年以内欧美敬虔主义年代的作品,再在百年至上世纪三丶四十年代的中译,因那个年头译者如刘廷芳及杨荫浏,以至较近世的徐松石丶黄永熙丶刘治平等,皆有深厚的中文及神学底子,译功上乘,堪称一等佳作。

  前人选择圣诗,乃经过一个严谨的筛选过程,就如《普天颂赞》於几十年前编成的序言所说:「希望藉着属灵的思想丶文字的趣致与音乐的标准,在各教会中,增高中文圣诗之质。」可见教会当时对诗歌的选取,绝不轻率随便,更加没有中门大开,但凡自诩圣诗者皆可制作投影片引入敬拜赞美之用。

  香港教会在许多方面皆「保守」,但在圣诗这个信徒培育重要关卡上却如「无掩鸡笼」,任由几个年轻小伙子决定一切。近十年才信主的教友,多未听闻传统圣诗;而较年长的教友,亦无法再唱这些诗歌,心中纵有不快,亦好像温水煮蛙,惯了就是。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品兰集】

【特稿】

【传道故事】

【信.道.灵.心】

【城市心灵】

【家庭牧养】

【平视人生】

【广荫颐养】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记】

【路德的苹果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