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关怀

2772 期(2017 年 10 月 8 日) ◎ 路德的苹果树 ◎ 张振华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上世纪六十年代,神学界出了一位大师――保罗田立克(Paul Tillich)。田立克眼看在他之前的几十年,人文主义和自由主义兴起,两者标榜着人以自由的意志去衡量一切事情,不应受宗教规条和既定的权威影响,这种反动对神学家来说,总是有很大的冲击,因为神学家的思考就是上帝,要研究的就是宗教权威的圣经。但田立克很聪明,他一早就看到人文主义和自由主义只是一种意识形态,即以这种方法来探索问题,这当然带来很多创意,但在田立克的眼里,意识形态总不能取代本质,如果本质就是一个信仰问题,你无论用甚麽方法论,到最後仍然是一个人和创造主关系的问题。所以,田立克同样以人文主义作为起点,以人的立场出发,再以自由主义的探索精神,引导众生追问:「究竟在我一生的年日中,我现在眼望前方,我最终极的关注是甚麽?」这个过程,就是「终极关怀」(ultimate concern)。田立克很有自信地认定:难道人的终极关怀不涉及上帝?是的,我们的终极关怀,一定涉及上帝,但人的罪性就是不再关注上帝,只关注自己。我们就用「终极关怀」这概念来理解路德的改革。

  路德在修院生活时,就看到当时的神职人员没有纪律,对《圣经》和信仰都缺乏热诚,又发现当地的神职人员疏於教导《圣经》,甚至他们自己对圣经的认识也很浅薄,以致连基本教理都教不好。路德在《大问答》中大骂那些懒惰的神职人员,疏忽职守。随後,他又亲眼看到贩卖补赎券的宣传,他的怒火是对神职人员的义怒。那我们又从另一方面去想,那些神职人员又是怎样的呢?相比於路德和墨兰顿,那些神职人员关注的不是教导《圣经》和守着《圣经》的真理,神职人员关注的是稳定地丶因循地丶散逸地好好生活。他们希望持续有不同的圣人崇拜以收取捐献和补赎券的收入,达成他们的关怀之事,就是自身的享用。路德在《九十五条论纲》中清楚地指出教会利用补赎券使教会有足够的金钱以作支出,但却压害信徒,利用炼狱丶地狱等说法使他们惊惧而购买补赎券。如果我们用《旧约》的先知传统来看路德,路德就如一位先知,在君王丶祭司和国家先知中,他只是一位平民先知,将不公义的事显露出来,审判神职人员的终极关怀,不在於持守《圣经》的教训,而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生活。

  在这个层面上,教会改革运动给了我们一些反省的素材。究竟今天我们的终极关怀是甚麽?当然,我们关怀了很多事情,牧养信徒丶探访丶讲道丶教导丶负责礼仪等等,但做完了这些工作之後,那我们在事工面前,自己最终极的关怀又是甚麽呢?是保住一份工丶可以好好享受一下丶消费一下?还是上帝,并且竭力追求那更大的异象?

  田立克以人的立场作为出发点,引领我们最终都要思考上帝。而路德作为一位神学家,他要我们终极关怀我们每天有没有按着《圣经》的教导而行,有时候人或会迷失在消费主义和享乐主义之下,我们都很容易陷入网罗,自以为有了救恩的保证,我们的馀生就可以关心一些自己喜欢做的事,例如有格调的消费丶有慎密的享乐行程等等。但路德也给了我们一条正气的路途,我们要天天悔改,天天洗礼,以示天天都要关怀自己与上帝的关系。如果我们将路德和田立克的思想加起来,就是天天都要将上帝的事情作为自己的终极关怀,而不是自己的享用。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品兰集】

【教会触觉】

【特稿】

【传道故事】

【信.道.灵.心】

【城市心灵】

【家庭牧养】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记】

【路德的苹果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