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是回应时代的需求

2764 期(2017 年 8 月 13 日) ◎ 路德的苹果树 ◎ 张振华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二零一七年教会改革五百周年,很多人都探索怎样在香港教会生态内传承改革精神,就观察而言,基本上有两种论述,一种是以议题形式,而另一种是深化教会的合一,这两种论述都是重要的,切忌「非彼即此」丶「非黑即白」,而是要兼而合之,一起考量。

  议题形式有多种,较重要的是怎样持续发展香港教会。由上世纪五十年代开始,因着大批西差会宣教士从内地南下,加上当时的内地教会避走到达香港,之後发展至今六十多年,今天回望,过程中因着人事转变,建立时间短促,很多事情都是按当时情况而决定,缺乏一个长远发展的蓝图,这种情况在培训未来接班人和人才培训上尤为明显。当时南下的宣教士和教会专注整固自身和服侍难民,哪有时间去看两代三代之後的培育工作?因此之故,当下香港教会就面对着退休潮和接棒交棒的问题。这就是改革的契机,趁着人事交棒,就一并讨论人事丶体制,传教策略的更新。相反,如果人事交替之後,所有事情不变,萧规曹随,能否持续发展就不乐观了!因为人事丶体制丶策略不更新,就意味着我们用旧的工具来面对今日的问题,最後就只要求前线的教牧同工以自己的应变能力来面对已经改变了的社会,这种情况只会将新一代同工压得透不过气来。如果在这个情况下,再要求新一代同工们舍己丶顺服的话,好的後果可能会是青年同工们灵光一闪,得着启发,以後事奉路途精进,成为新一代为主作工的好工人;但也不要忘记,或许因着我们的过於保守,结果会做成同工个人情绪的悲歌,或者是同工家庭的哀歌!如果要行得安稳,应该是一方面在教会内部的改革,包括教制丶人事任命的安排丶制定政策时共同参与的透明度等等。

  内部的改革其实意味着应对社会的转变,反过来说,如果我们的社会由上世纪五十年代到今天都没有太多的转变,这样,教会的规章丶运作丶传道策略就不需太多的改革,避免了为改革而改革。但环顾一下实况,香港已经是全球金融和贸易的中心,地位仅次於纽约丶伦敦和法兰克福,社会上差不多所有的价值观都在变动,家庭丶婚姻丶房产丶娱乐等等价值都形塑着一个人怎样办事,怎样面对羣众,怎样解说自己的意念等等。教会的决策阶层要常常勉励自强,因着不需每日面对非常处境化的紧急问题,所以觉得仍有一些时间,但其实中层的同工和最前线的同工,每周每日由到达办公室到回家睡觉之前,都不断面对整个社会多元做法的冲击。大多数人都认同教会不宜有太大改革,但现在就要制定一套应对社会转变,急人之所急,先天下之忧而忧的应对方案,就是好的开始。

  试想一想,我们面对的社会,由上世纪是英国统治的香港;今天已是「基本法」之下的香港。英国的脱欧程序已在启动,正在解除与「欧盟」签定的所有合作条约而谈判;中国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改革开放,成为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现时再由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变成了推动经贸全球化的第一把手,最新推出的是一带一路的构思。还有,日本安倍晋三的新经济学;柬埔寨和越南丶还有缅甸的经济及民主改革,甚至乎锁国五十多年的古巴也打开改革大门,让古巴人和其他人交流接触。世界上有一个北韩,还是用六十年前的思维治国,其处境今日大家都有目共睹。

  见贤思齐,心意更新而改革,就是正道。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释经讲道】

【品兰集】

【传道故事】

【信.道.灵.心】

【城市心灵】

【家庭牧养】

【平视人生】

【广荫颐养】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记】

【路德的苹果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