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让「羞耻」成辖制工具

2764 期(2017 年 8 月 13 日) ◎ 信.道.灵.心 ◎ 陈锦权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从心理角度,羞耻是源於人意识到自己或其他人做了不名誉丶可耻丶不恰当丶荒谬或可笑的事情;或是感到未能达到既定的理想境界,而产生的痛苦情绪。

  这种羞耻感从何而来?在我们成长的过程中,我们的照顾者经常批评我们的行为是丢脸丶可耻,我们不自觉地内化了将这种对自己不利的看法,就会渐渐地产生出这种羞耻感。儿童,尤其是幼童,会更易地接受父母对我们的这种评价,成长後会更严厉地遵循这些标准评价自己的行为。另一个途径是学校教育,老师用羞耻感来贬低成绩不达标的学生,羞耻因此而出。

  这种羞耻感有一定的作用,它能规范人的行为。东方文化(包括中国和日本)被认定为以强烈羞耻感作社会控制工具去约束行为的文化。我们都是在这种文化之下成长。我们对羞耻感认识不多,警觉性低,我们的行为和看法受这种羞耻感所摆弄而有所不知。

  羞耻感与基督徒有关吗?正如上期许德谦所提及,「失见证」与「有辱主名」规范了我们的行为;努力事奉去「洗底」亦可能是这种羞耻心所驱使。更有分析指出很多教会在「十一奉献」的教导上亦夹杂着羞耻感,强调十一奉献对教会运作的作用,将十一奉献看为作门徒的试金石,真正的基督徒是会有十一奉献的,而未能达标的基督徒应该感到羞愧。

  夹杂了羞耻感最多的教导莫过於与「性」相关的教导。四世纪时奥古斯丁对性的贬斥一直延伸到今时今日。早期教会大多看「性」为不洁丶可耻与败坏。加上希腊「二元文化」的影响,婚姻以外所有的性行为均是罪恶,兼且是十恶不赦之罪。人一旦犯错,无法翻身,羞耻的记号永刻在心中。

  这里不是要轻看「失见证」,取笑「努力事奉」,否定「十一奉献」,或是鼓吹「性」开放。而是要警惕当这些信仰要点夹杂着羞耻感来一拼教导时,教导者会不自觉地拿羞耻感作为工具,以求教导对象能达致「理想」的表现模式。福音是要我们得自由的福音,上帝差遣耶稣来并未要铲走我们会犯错本质,而是赦免我们有的这个本质。这本质从不离开我们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刻。惟有我们将生命的焦点重新放在这个按上帝形象而被造,可爱而又被上帝所接纳的真我上,才能除掉羞耻感对我们的影响,才能自我欣赏。

  陈锦权(信义宗神学院心理及辅导科副教授)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释经讲道】

【品兰集】

【传道故事】

【信.道.灵.心】

【城市心灵】

【家庭牧养】

【平视人生】

【广荫颐养】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记】

【路德的苹果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