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与躁

2763 期(2017 年 8 月 6 日) ◎ 品兰集 ◎ 文兰芳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苦热。香港是弹丸之地,却不能幸免於全球气候变化的苦果。

  你不必知道天文台说气温又打破了记录,或香港某处录得若干若干度高温,你也会知道实在很炎热。因为低气压,湿气积存,体感温度又比量度所得的温度更高。站在路旁等待过马路时只觉强光眩目,头顶似可煎蛋;走在路上但觉衣履尽湿,黏在已经很黏的皮肤上。连街头巷尾的「边炉煲」也减少了围在旁边抽烟的男男女女,我有点好奇,不比寻常的炎热会不会有助人戒烟!

  人造室内的冰凉竟与高温天气背驰,街外愈是热,室内或车内则愈是冷,冰火同煎熬,难怪不少人生病了。公共地方听到许多咳嗽声音。上一两代的人对付这些暑疾往往是喝凉茶,消解燥热。今天此路基本上不通,我们与四五十年前的人生活模式彻底不同,很少劳动,过分加工。最简单的例子,以前哪有人天天喝冷饮的。前人留下的生活智慧,不一定适用,反而我们得更多反省自己的生活,学习更多了解自己的身体和精神状态。

  燥与躁不同,中医理解燥有热燥有凉燥,都可通过不同方法处理,躁则是心理状态,也是今天普遍的情绪。这个小小的城市,弥漫着躁动和疲惫,不是不令人忧心的。年轻人的躁有时是躲在冷气间写尽不负责任的偏激之词,成年人的躁则是在他们掌握的米高峰前冷酷无情地搬演自己也不相信的谎话,同样是冰火同煎,於是大家都疲惫了。

  躲在冷气间祈祷唱诗的我们,是否能走出人工的假舒适,以真实的热诚抚慰躁急而冰冷的心灵呢?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释经讲道】

【品兰集】

【传道故事】

【信.道.灵.心】

【城市心灵】

【家庭牧养】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记】

【路德的苹果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