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寂的世代

2761 期(2017 年 7 月 23 日) ◎ 平视人生 ◎ 灏麟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大学时听过本地唯一战地女记者张翠容的讲座,当时她抛出一条十分艰深的问题考考在场过百名港大学生:「谁人可以说出非洲五个国家名?」现场所见,举手的学生寥寥无几。

  我城也有一个被人遗忘了的「非洲」。挑战一下大家,可否辨认香港任何五种常见物种?别轻看啊,你不可草草了事,只说蝴蝶丶雀鸟丶青蛙或大树,而要无误地念出一个个专称,如玉带凤蝶丶红耳鹎丶黑眶蟾蜍及白千层等等。

  我们难数一二,倒去诟病香港是个石屎森林?此举万万不可,因为本地的生物种类甚为丰富。不说不知,英国面积比香港大二百倍,但本地的雀鸟(>500种)丶蝴蝶(>250)丶哺乳动物(56)丶淡水鱼(160)丶两栖类(24)及爬虫类(10种龟丶22种蜥蜴丶52种蛇)却比英国为多。

  倒是我们跟大地的关系疏离。近日细阅创世记,原来天父最初安排了小动物来作人类的伴,(创二十19)亚当逐一替动物命名,十足十一个知识渊博的生物学家。二章十八节记录了一段为人熟悉的话:「耶和华说,那人独居不好,我要为他造一个配偶帮助他。」(有英语圣经如此翻译—It is not good that the man should be alone; I will make him a helper as his partner),天父给亚当造了夏娃作为配偶,如此夫妻两人与小动物在一起结伴生活。

  人类本不孤单,可是愈行愈孤零零。现时物种消失的速度远比正常水平超出一千倍,假如情况持续,全球一半物种将於二零五零年前惨遭灭顶之灾。人类的活动已对全球气候及生态系统留下烙印,一羣地质学家甚至倡议把地球最近代的历史乾脆称为「人类世」(Anthropocene)。着名的生物学家Edward Wilson更加贴切,形容当下是个赤裸裸的「孤寂世」(Eremocene,即Age of Loneliness),最终只容得下人与其驯养了的动丶植物。

  最近一年读了个生态导赏课程,开启了一对「新眼」。偶尔我会㩦带望远镜出街,将焦点移向地上各样受造之物,成功窥见比所罗门王盛世时更美的东西。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品兰集】

【传道故事】

【信.道.灵.心】

【城市心灵】

【家庭牧养】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记】

【路德的苹果树】

【阅读转化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