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思宗教改革意义
回归圣经挑战时代

2761 期(2017 年 7 月 23 日) ◎ 要闻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中古世纪教会的问题,促成了五百年前宗教改革的发生,透过回归圣经重拾教会生命力。归正福音事工已於七月七至十日举行「思辩宗改.薪火再传」营会,再思宗教改革运动的意义,对应今日教会处境及前瞻未来。

  福音文化中心创设会长李健安博士从促成宗教改革运动的内外因素,再思宗教改革对今日教会的意义。他指,中古世纪教会时期长达一百年,是教会政教合一的黑暗时期,教会内部非常腐败和僵化,东西教会亦一再出现分裂,不只是神学和学术上的分裂,更牵涉到公共及私人生活领域,使人醒觉教会不再是「神圣不可侵」的整体,成为了宗教改革的内在因素。

  内外因素促宗教改革 回归圣经重拾生命力

  他续指在外因方面,随着固有贵族力量瓦解,新贵族力量兴起而出现新政府观念,加上工业及商业发展丶城市化等影响,社会结构出现转变,促成中产阶级。同时,知识分子为知性自由带来抗争,影响整体社会的氛围,「过去一千年教会僵化,失去生命力,人的思想被教会控制,社会上的一切都以教会为中心,人民感到厌烦後,对自我和自然开始产生研究,促成了文艺复兴运动。」

  文艺复兴运动以生命人本为中心,主张「回归源头」观念,李博士指这与往後宗教改革运动的基督教人文主义主张「回归圣经」息息相关。人文主义的兴起令语言学发展迅速,知识分子开始对圣经原文进行研究,并推行回归圣经的运动;加上印刷术发明,令圣经快速蔓延普及到欧洲各地,促成宗教改革运动。

  「宗教改革运动并非一朝一夕的事情,也非只有马丁德路一人能推动,背後蕴酿了许多的因素和条件,有内有外,终使马丁路德能一呼众山响应。」李博士强调宗教改革非马丁德路一人之力而成,而是遇上成熟的时机和条件得到引爆。他更指有历史学家认为马丁路德并无意产生宗教改革运动,因其在威丁堡教堂钉上的《九十五条》是以拉丁文撰写,并非普通百姓能明白,却被神使用成为改革运动的响钟。

  李博士续指,今日教会受十八世纪启蒙运动理性时代的影响,在新时代推行用科学理性解说信仰。但他不讳言今日教会与中古世纪同样出现僵化问题,如信徒熟背主祷文,念念有词却无心,失去了生命力,只迎合世俗化潮流。他指只有回归圣经才能重拾教会生命力,帮助教会辨识丶验证丶驳斥教会世俗化潮流所产生的复兴假象,就如当时纠正了天主教的错误一样,「宗教改革当时面对工业革命的挑战,今日教会则面对资讯革命和全球一体化的挑战,教会现正处於『捱打』的状态,我们一定要回归圣经,力挽狂澜,挑战时代。」

  中世纪圣俗割裂严重 清教徒经济展现信德

  前中华福音神学院系统神学助理教授曾劭恺博士则集中分享,中世纪「圣俗」割裂的情况及清教徒当时的生活。他指,中世纪天主教信仰将自然与恩典割裂,认为只有教会是神圣,祭司是被拣选的人,地位超然。「当时教会内聚会崇拜,平信徒是不可唱诗的,因为敬拜上帝是祭司性的行动,平信徒没有祭司地位,只有被呼召出来的神职人员,或分别为圣的诗班才可参与。」此外,由於平信徒被看作为世俗的一羣,故他们一年只能领一次圣餐,且只能领饼不能领杯。

  「圣俗」割裂的情况亦从当时的音乐中可见一斑,宏伟的教堂中馀音袅袅,信徒在宗教音乐感染下深受感动,但由於圣诗以单音唱出,他们根本不明白内容,更无法在现实中实践出来。「一般而言,信徒在家里也不能唱诗,因为那是属於教会的,是『圣』的东西,怎麽能在世俗的生活中亵渎它呢?」所以,平信徒离开教会後,全是听游唱诗人的音乐,内容大多描述宫廷性生活丶未婚男女在野外偷情的荒淫故事。虽然信徒知道圣经禁止这些罪行,但却可用礼仪解决,例如到神父前告解及背诵主祷文和玫瑰经便可赦罪。

  由此可见,教会生活与日常生活完全割裂,由於教会是「圣」丶生活是「俗」,故信仰对当时的信徒而言十分形式化,即使在神学方面亦有「圣俗」割裂的情况出现。他表示,当时神学家用理性理解自然丶灵性看待真理,将自然与恩典被割裂成两个不同的范畴。

  後来文艺复兴时期兴起人文主义,人们着重脚踏实地看历史上的现象和文献,他指加尔文和马丁路德的共通点均是追本溯源,以恢复圣经原貌为宗教改革目的,这点与文艺复兴主张「回归源头」的精神符合。其中,路德提出「信徒皆祭师」正是反「圣俗」割裂,强调日常生活与事物的神圣性;加尔文则强调自然与恩典并非割裂,信徒可在自然和日常事物中寻找上帝的荣耀。

  「十七世纪,有清教徒提出返教会不只是敬拜上帝,而是听到上帝仆人传讲上帝话语,目的要是信徒把真理活出来,每天都要分别为圣。」因此,牧者的角色是装备信徒在职场中回应呼召,他们亦认清各行各业均属上帝的呼召,不同等级的工作在上帝眼中都是一样。所以他认为,在清教徒眼中,工作是享受和荣耀上帝的媒介之一,并且相信必须藉服侍人来事奉上帝,而非只顾灵修祈祷。他又指,资本主义下的社会贪婪,人们对物质追求愈来愈多;反观清教徒的经济伦理核心却相反,他们不以自身利益作首要考虑,财产也非留给子孙让家族富有,而是帮助有需要的人。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品兰集】

【传道故事】

【信.道.灵.心】

【城市心灵】

【家庭牧养】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记】

【路德的苹果树】

【阅读转化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