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神让他/她回到祂的身边

2755 期(2017 年 6 月 11 日) ◎ 传道故事 ◎ 樊乐轩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作传道的这段时间,间中会听到不同教会内有家长慨叹,自己的儿女都把信仰丢淡了。这些青年人并不一定身处少不更事的年纪,甚至本身在社会上已事业有成,为人甚有责任感,亦善待父母妻儿朋友;就是对信仰吊儿郎当,支吾以对,失却起初对主的爱心。

  感谢主,我亦曾离开过祂。家长们千万不用哗然,我绝对同意青年人一直待在主里,在教会受造就,是神赐予的莫大恩典;但对於我这个基督教家庭里长大的,从没试过由「不信」成为「相信」的,或许离开教会的经验,就是主对我的杖责,目的是要挽回我。

  当年,我以优越的成绩升读中四,对於能选择心仪的大学及科目充满信心。可惜,我却浪费掉主给我的才干,如龟兔赛跑,浪费了会考班两年光阴,只顾组乐队玩音乐丶谈恋爱,慢慢离开了教会生活。

  记得会考前温习假期的一个晚上,我刻意很晚才回家,因为那阵子和母亲正吵得烈。母亲当时仍对我不离不弃,把饭菜盛起存在一处,不论我在外是苦读还是虚耗光阴,也希望我回家可以得到饱足。可我当时实是狼心狗肺,当着母亲眼前,把整锅饭菜一股脑儿的都倒进垃圾桶里去。母亲一句话也没说,但我知道那天晚上她是哭了。

  那个暴风时期足足为时四年。其後我因着好友陪伴劝喻,终於回到教会。还记得重回教会那天,是教会的退修营。很久没回教会的人应该都会明白,回到教会时总有一种尴尬别扭的感觉。幸好当时母会的人很懂得处理,就是待我如同昨天我仍在教会,没离开过一样,没有特别问候,而是往常的问候,当中是有细微的分别的。那天,熟悉的长辈良朋丶熟悉的经文信息,那种家的感觉再次吸引我,以後就再没离开教会过。

  若你问我,得挽回的最大原因是甚麽?我会说是祷告。往後教会长辈旧事重提时,跟我说那四年间我的父母真的过得很辛苦,尤其是母亲。然而,她并没放弃,反而每天祷告,求神让我回到祂和她的身边,远离恶事。

  弟兄姊妹,这条既艰苦又漫长的祷告路程,我不曾经历过。我只是受惠者,没资格说甚麽,亦没法去理解「不住的」祷告背後的那份惊人的辛酸和坚毅。

  然而,我却是被这份爱震摄了。就像我永没法理解基督的爱,但祂的痛苦丶祂的死亡丶祂为我们所做的,却深深印在我的脑海里。

  在我脑海时常记起的,不是母亲祷告的模样,亦不是她跟我吵闹时狰狞样子;而是她为我盛起饭菜时的那份专注,她流下眼泪却仍捉紧的那份盼望。

  专注和盼望,都是美好的,由困难中生出,亦会成为感动人心,留在别人心里的东西。这些东西,这些「好行为」,往往不是刻意为主而做的,而是不经意的散发出来。

  这,或许就是圣经所说的,看不见的,亦不要给人看见的,最後却仍是会给人看见,并得着改变的祷告。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品兰集】

【教会触觉】

【传道故事】

【信仰通识】

【信.道.灵.心】

【城市心灵】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智慧男本 】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记】

【路德的苹果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