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沈默」看信仰的危机和契机

2751 期(2017 年 5 月 14 日) ◎ 信.道.灵.心 ◎ 许德谦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马田史高西斯的电影「沈默」,讲述当年日本政府逼迫天主教会,谁崇拜基督,都是死罪,许多神父和信徒,被迫践踏十字架,背弃信仰,也有人成为殉道者。当时的天主教会在逼迫底下,只有一个标准答案:殉道。不过,导演的镜头却不断催迫我们思考:上帝是不是可以容许我们在逼迫前投降?我们可以藉着这电影,按冯勒(James Fowler)的理论,思考信仰的危机和契机。

   一丶上帝的形象

  我们对上帝形象的想像,决定我们对上帝作为的认知,从而影响我们行事为人。设若你想像上帝是容易震怒,轻慢不得,你可能因此严守戒律;迫害临到,亦不会有多少妥协的空间。不过,很少人自觉地反省自己如何想像上帝的形象,这形象是不是合乎圣经,是不是可以帮助我成长。

  冯勒看信仰是一个「想像的历程」(Faith as an imaginative process),信仰的认知都存放在脑海的宗教影像(image)里,影像可以随住人的际遇而更新(当然也有些信徒不愿改变!);换言之,信仰的更新反映在宗教影像的汰旧换新。故事里一位男配角吉次郎屡次在逼迫前跌倒,践踏十字架,背信逃跑,可是他又多次冒死找神父告解求赦,体现另一种锲而不舍的「忠贞」,令人想起三次不认主的彼得。吉次郎代表一种信仰想像:公义的上帝对人有律法的要求,但试探激烈,人又软弱,人屡次跌倒又爬起,走向这位仁慈又公义的上帝;殉道不是一种功德,不是上天堂的条件,人得救是在乎相信基督在十字架上成就的救恩。我们遇到患难时,敢不敢执着圣经,重新想像上帝怎样与我们同在?

  二丶沈默的上帝?

  整部片都像在问我们: 上帝在忠心信徒经遇苦难时,为何一直沈默不语,不作拯救呢?不过,导演眼中的上帝并不沈默,主角洛特里哥神父被威迫践踏十字架时,见到地上的十字架有基督圣容,向他讲话,鼓励他暂且践踏十字架,让饱受折磨的信徒免却一死。但那声音和影像究竟是不是真的来自上帝呢?还是主角自己一厢情愿的幻觉投射(Projection)呢?导演说,这只能交由当事人自己和上帝交代了。洛特里哥神父在威权之下,表面上背弃了信仰,也娶了太太,学习日语,溶入佛教文化,苟且偷生。不过,到死时,他手心偷偷地紧握着小小十字架。

  饱受自己修会弟兄逼迫和监禁的西班牙灵修大师圣十架约翰(St. John of the Cross, 1542-1591),受过经院哲学薰陶,明白用「感觉」来判别上帝同在,并不可靠,因为「感觉」上帝不临在,并不表示上帝真的不在。当感官上没有任何证据或慰藉令你相信神和你同在时,那麽人当用甚麽方式寻找神?十架约翰的回答是:「在信和爱中寻找祂。」这是一个超越感官的信仰。

  圣十架约翰和电影「沈默」都在挑战我们思想:说到最後,你信的上帝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上帝?在危难中,信仰可以带来更新转化吗?还是故步自封?

  许德谦(道风山基督教丛林灵修导师及精神分析师)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品兰集】

【教会触觉】

【传道故事】

【信仰通识】

【信.道.灵.心】

【城市心灵】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智慧男本 】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记】

【路德的苹果树】